广州起义的领导者_广州黄花岗起义的经过

时间:2017-02-17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475 次

广州起义的领导者_广州黄花岗起义的经过

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初,有一大批革命党人陆续从各省和日本来到香港,为首的是黄兴和赵声两位同盟会领导人。黄兴向大家说明了这次到香港的目的,是要发动大规模起义。占领广州,然后北上,经过湖南、湖北和江西直捣北京,一举推翻清朝统治。起义的领导机关是统筹部,黄兴为部长,赵声为副部长。黄兴还告诉同志们,为了这件事,孙中山等人已经到南洋和欧美各地的华侨中募集经费;自己则派人用捐来的款子到国外购买军火去了。

经过几个月的紧张筹划,准备工作大体就绪。起义日期就定在三月十五日(公历4月13日)。大家想尽各种办法,陆续把军火带进了广州城。眼看起义时刻就要到了,不料到了三月十日(公历4月8日),黄兴突然得到消息:革命党人温生才刺杀了广州将军孚奇,清朝政府已经有了戒备。

原来,一部分革命党人为了减少起义的阻力,没有和黄兴等领导人取得联系,就决定暗杀水师提督李准。从马来西亚回国来参加起义的温生才自告奋勇去干这件事。三月十日这一天,李准、孚奇等到东郊观看飞行表演,温生才就躲在东门外的茶馆里。

他看见一顶八人抬的绿呢大轿从茶馆门前经过,误以为轿里坐的是李准,就一个箭步上前,飞刀刺去,然后拔腿就跑。轿旁的巡警急忙把温生才抓住杀害了,孚奇也受伤而死。事件发生后,广州城内立即戒严,到处搜捕革命党人,并派出很多密探,侦察革命党人的活动。黄兴得到这个消息,只好决定把起义日期改在三月二十九日(公历4月27日)。

到了三月二十七日(公历4月25日),两广总督张鸣岐和李准又突然把驻防在外地的三个营兵力调回广州,还派兵控制了广州唯一的制高点越秀山。革命党人把这一情况报告已经来到广州的黄兴。黄兴着急地说:“一定是我们内部有奸细,向敌人报告我们的计划了。”有人建议说:“那就把起义日期再往后推迟吧!”黄兴摇摇头说:“这次起义全党全力以赴,很多同志从日本、南洋和内地远道而来,现在形势虽然恶化,但万不能畏缩不前,前功尽弃。况且军火已经运到广州,再也运不出去了。”说到这里,他激动地向大家表示:“我已经下定了必死的决心,愿意和几十个同志跟张鸣岐、李准拼,保持革命党人的名誉和信用。”在黄兴的鼓舞下,大多数革命党人表示愿意拚死和敌人斗争。

起义的这一天,黄兴把队伍集合到自己的住处小东营,组成了敢死队,给每人发了一条白毛巾,让他们缠在左臂上作为标志。下午五点半钟,小东营响起了“呜呜”的海螺号声。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黄兴带领着130多人的队伍,直向总督衙门冲去。他们个个手持枪支,口袋里装着炸弹,一往无前地边打边跑。一路上,敢于抵抗的巡警都被打倒在地,其余的抱头逃向了总督衙门。

总督衙门有八九个卫兵守卫着。敢死队员冲到跟前,大喊一声:“举起手来!缴枪不杀!”卫兵们刚要反抗,一串炸弹就在他们身边开了花。衙门里的卫兵还在吃饭,听到外面的炸弹爆炸声,吓得扔下碗筷就跑。黄兴等人乘势冲进了大堂。

这时候,在二堂有个姓张的巡捕,听到枪声,赶紧把大堂和二堂之间的宅门关上了。黄兴等人费了很大的劲把宅门撬开,涌进二堂,又打入三堂和上房,却没有发现总督张鸣岐的踪影。只见桌上的茶杯还冒着热气,衣架上还挂着几件长衣。原来张鸣岐乘革命党人被关在门外的时候,从阁楼房顶上跳出去,逃到李准那里去了。革命党人找不到张鸣岐,就在床架上点了一把火,退出总督衙门。

他们刚退出来,迎面碰上了李准的大队人马。革命党人林时爽曾经听赵声说,李准的部下有很多人是自己的同志。于是他就向他们喊话说:“同志们,赶快倒戈反击,打死李准!”可话刚出口,几发子弹“嗖嗖”地飞了过来,林时爽中弹牺牲了。

黄兴指挥革命党人和敌人展开激战,枪声“噼噼啪啪”震耳欲聋,子弹像飞蝗一样飞来穿去。黄兴右手的两个指头被打断,鲜血往外直冒,可他仍然忍痛用断指第二节扳枪机射击,继续和敌人战斗。在战斗中很多革命党人牺牲了,形势非常不利。黄兴就把部下分成三路:一路攻小北门;一路打督练所,自己率一路攻南大门,去接应城外响应起义的清朝巡防兵。

黄兴这一路只有10个人,他们奋勇冲杀到双底门,迎面开来一大队巡防营官兵。方声洞见对方左臂上没有缠白毛巾,就举起手枪,一枪打倒了带队的哨官温带雄。巡防兵立即开枪还击,方声洞中弹牺牲。黄兴率领起义队伍左冲右突,还是被巡防兵打散了。事后才知道,这场混战是出于误会,温带雄带领巡防兵是响应起义的。www.guayunfan.com

黄兴派出的其他两路革命党人也和敌人展开了激烈战斗。攻打小北门的一路人,冒着枪林弹雨和敌人拚杀,在敌人的强大攻势下躲进一家粮店,垒起米袋当工事,一直战斗到第二天早晨,打死很多敌人。敌人无计可施,张鸣岐只好命令放火烧街。火烧到粮店的时候,革命党人已经弹尽力竭,就从后墙跳火突围。突围中有的中弹阵亡,有的被打伤烧死,也有的不幸被俘。攻打督练所的一路,也因众寡悬殊,退了下来。

这次起义失败了。张鸣岐和李准马上下令在全城搜捕革命党人,凡是身穿短衣不留辫子的人,都被逮捕。他们还贴出告示说,谁能抓到一个没辫子的人,赏大洋一百块。可是,在打入巡警督练所的夏寿华等人的帮助下,革命党人换上巡警衣服,假装出城巡查,很多人都脱离了险境。黄兴也化装跑到一个同志家里,又被同志们掩护到了香港。

被捕的革命志士在敌人面前英勇不屈,视死如归。林觉民在起义之前给妻子陈意映写的绝命书,充满了争取自由幸福而牺牲的精神。被捕以后,张鸣岐亲自给他倒茶点烟想诱骗他讲出革命党的内幕。林觉民当堂演说,慷慨激昂地大谈世界形势,声泪俱下地劝清朝官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清朝官员审问革命党人宠雄说:“你们的同党有多少?”宠雄坦然回答:“中国人都是。”

那官员又假惺惺地说:“你这么年轻,何苦不交代呢,死了多可惜呀!”宠雄听了哈哈大笑,说:“我在履行拯救同胞的天职。人生在世谁无死。有什么可惜!”其他被俘的革命党人,也都严守秘密,直到临刑以前还谈笑自若。林觉民、宠雄等人最后都被杀害了。

在这次起义中牺牲的还有被追认为“大将军”的喻培伦。他起初在日本留学时,还是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成天陶醉在弹琴、照像和玩乐之中。后来在革命党人的影响下,逐渐倾向革命,由吴玉章介绍加入了同盟会。

他用心钻研化学,试制炸药炸弹。有一次试验时炸坏了一只手,他也毫不灰心,继续试制,终于造出了威力强大的炸药炸弹,被人们称为“炸弹大王”。这次起义发动以前,有的人对喻培伦说:“你的一只手残废,打仗不方便,就不要参加了吧!”喻培伦笑了笑说:“别看你们四肢健全,作战时未必比我这个残废强呢!”

大家又劝他说:“你有技术专长,将来能为革命做很大贡献呀!”他坚决地说:“革命需要技术,但技术不会磨灭,我死了以后还会有其他人干。”起义的时候,他胸前挂着满满一筐炸弹冲在前头,一边投弹一边呼啸着前进。炸弹扔完以后,他受伤被捕。为了不连累别人,他化名叫王光明,并且当堂怒斥敌人,敌人说:“你不老实,就马上杀了你。”喻培伦说:“你们可以杀了我,但杀不了革命!”

起义失败以后,同盟会会员潘达微冒着杀头的危险,组织群众收集作战中牺牲的和被杀害的烈士遗体。他们把收得的七十二具尸骨,安葬在广州城外的黄花岗。从此人们把他们叫“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把这次起义叫“黄花岗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