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竿严打之下出高徒_小德张的故事

时间:2019-08-2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 次

竹竿严打之下出高徒_小德张的故事

祖父说:“升了掌案的,老祖宗仍旧让我兼管南府戏班。我手下有几十个徒弟,都是我亲自过目挑上来的,个个长得都很俊,也挺机灵,年岁大致在十二三岁,专门排练京戏,按科班传戏。各功均有重金特聘外边老京戏艺人担任教师,如请来教师杨派武生杨隆寿之子杨长喜(即名武生杨盛春之父),对这些徒弟下的功夫最大、最苦。每天早晚三遍功,拿大顶、踩跷、朝天镫、拔腰、打旋子、前扑、虎跳、翻各种跟斗。一个功下来三小时,主要是练他们的幼功。

年龄大点的,我让他们穿上厚底靴子,挂沙袋,在颐和园万寿山西坡从山脚下往山顶上跑,然后从上往下返。我也穿上厚底靴子,提着根鞭子,在后边跟着,追着跑,谁跑慢了或不卖力气,我在后面就是一鞭子,有的被打得一溜滚,起来后,还得接着跑。这样,腰、腿功夫就全练出来啦!

我出了这么大力气,没白费,徒弟们的功夫都很扎实.演出时比较整齐,一招一式心里有根。登台一亮相,个个都很威风.嗓音也宽、亮,很少出差错。老祖宗看了高兴,不少徒弟还得到赏。

除了杨长喜教这些徒弟外,我也训练他们。每天我午睡的时候,让徒弟们练功夫,拿大顶头朝下,攀朝天镫单腿站着,绑上跷踩着,两小时不放下来,一直等我睡醒了才能把姿势放下来,天天如此,可以说功夫练得都很深。当时认为我叫他们练功太苦,可是练出来了,老祖宗看着好,得了赏,升了级,就全念叨我好了。(www.guayunfan.com)

我管徒弟最严,我有一个得意的徒弟叫张奎,也叫‘梆子奎’。擅长青衣花旦,刀马跷工也挺好。有一次给老祖宗唱戏,点他唱《南天门》走雪山,我问他:‘行吗?’他满不在乎地说:‘别排过场啦,熟戏没错,台上试。’可是这小子一出场就错了,他应走花旦的路子,却走开‘浪头’啦,扮演的是青衣,不应该走‘浪头’。下场后,我马上传散差打他80竹竿子,打到40竹竿子时,站在旁边的教师王瑶卿想替‘梆子奎’讲情,他说:‘张老爷,您饶了他这一回吧,您打我吧!’说着,就趴在‘梆子奎’身上,想耍个贱,把这个情讲下来。王瑶卿不曾想到我还让接着打。王瑶卿的屁股挨了一竹竿子,跳起来捂着屁股就溜了。我还是照旧打了‘梆子奎’80竹竿子。以后这小子唱戏时,再也不敢含糊了。宫里的太监,都知道我的脾气,打人的时候,不能出来人求情,越求情越要多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