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比及其主要哲学思想

时间:2019-02-19  栏目:励志文章  

法拉比及其主要哲学思想

法拉比(870~950年)的本名为艾卜·纳思尔·穆罕默德,因他出生于今土耳其境内塞伊汉河畔的法拉比镇,故被人们称呼为“法拉比”。法拉比的父亲是突厥人,其母为土耳其人,因为父亲在土耳其军中供职,所以家境比较富裕。法拉比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长大后在家乡从事司法工作。法拉比约在40岁时离开了家乡法拉比迁往土耳其帝国首都巴格达。在那里,他广交学者,参加各种学术活动。最初他热衷于语言学研究,后对逻辑学发生浓厚兴趣,曾师从于当时巴格达著名的哲学家、逻辑学家麦泰·本·犹尼斯(?~940年),专心致志学习逻辑学和哲学,后来法拉比又前往卡雷(在土耳其境内)师从犹哈那学习逻辑学。后又重返巴格达潜心哲学研究。法拉比在对亚里士多德哲学著作的考订和注释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并在巴格达出版了多种哲学著作。之后,法拉比又游学于大马士革和埃及。最后定居于哈勒颇达5年之久,从而成为艾米尔赛夫·道莱的座上客。950年,法拉比随赛夫·道莱前往大马士革,不幸病故,享年80岁。

法拉比本人有苏非派倾向,好沉思默想和修身养心。他一生撰写了大量学术著作,但其中大部分失传。由于传世的著作很少,因此法拉比的哲学思想在东西方的传播不很广泛。直到19世纪,这种局面才有所改善,这首先要归功于德国东方学家迪特里希对法拉比哲学著作手抄本的搜集、整理和研究;而且他还翻译了部分手抄本,德语版的法拉比的哲学著作于1890年首次在荷兰兰顿发表。

法拉比对亚里士多德哲学的研究成就显著,他对亚里士多德哲学的考订、诠注和翻译为世界哲学史做出重要贡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亚里士多德哲学著作在中世纪得以广泛流传的原因与法拉比对其著作的考订和诠注有直接关系。中世纪之后直至近现代,哲学史界对亚里士多德著作的分类,大致仍根据法拉比的分类原则而未作重大变更。法拉比对亚里士多德哲学思想的深刻理解和对其著作的诠注和翻译,对于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观得以在中世纪阿拉伯世界广阔的地域内广泛传播产生了重大影响,也为亚里士多德哲学著作正确译成现代欧洲文字起到了引领和铺垫作用。历史上的阿拉伯哲学界尊称法拉比为亚里士多德之后的“哲学第二大师”。这是阿拉伯哲学界对法拉比在亚里士多德哲学领域所做出的卓越贡献所给予的既中肯又亲切的褒奖。

根据历史传述,法拉比自己撰写的哲学论著多至几十种,遗憾的是大部分论著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散失了。目前所发现被流传下来的著作主要有:《形而上学要义》、《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哲学观的调和和统一》、《论理智》、《论民政》、《哲学入门》、《逻辑学入门》、《高尚城市居民》、《答疑》、《幸福论》、《疑题集》等等。其中的《形而上学要义》一书,是法拉比悉心研究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哲学思想后用阿拉伯文写出的一本深入浅出、简明扼要的心得体会。他的这本著作受到比他晚出约一个世纪的另一位杰出的阿拉伯哲学家伊本·西那的高度评价。法拉比所撰写的《学科分类》,也是一篇独具匠心的力作。他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从事哲学研究需涉及的主要学科领域。它们分别是语言学、逻辑学、教育学、物理学和神学、民政学和法律学等五大类,法拉比对上述五类学科内容条分缕析,逐一评述,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法拉比一生崇尚希腊古典哲学。他立足于伊斯兰世界观、结合希腊古典哲学的思维方式,对社会、人生、世界、灵魂、信仰、伦理、政治等众多中古哲学命题提出了一系列独到的观点,从而在世界古典哲学界尤其是中古阿拉伯哲学界奠定了重要的地位。

法拉比的哲学思想很丰富,下面是他的几个著名哲学论点。

必须(无因、绝对)存在和可能(有因、相对)存在。

这一论据是法拉比在形而上学哲学范畴中解说“真主存在”的一个著名观点。所谓“可能存在”,是指不能依靠自身的原因而必须借助外部原因才能在宇宙中存在的事物。所谓“必须存在”,则是指只依赖于自身的原因无须借助外部原因即能存在的事物。法拉比据此论点认为,宇宙万物源于真主安拉,他既无“始”也无终,他是宇宙间所有可能存在物的惟一外因和根源。法拉比还认为,真主的存在无须论证。法拉比以“必须存在”的观点解说真主的存在,是他唯心主义哲学观的核心思想。

“流溢说”是法拉比宇宙观的基础思想。

法拉比的“流溢说”虽然来源于新柏拉图学派创立者柏罗丁,但却作出了不同于柏罗丁的解说。首先,法拉比把“流溢”解释为一种实施理性的过程。他明确提出,宇宙的本原就是“必须存在”的真主,而真主即是完全不同于“物质”的“理性”,这与柏罗丁的“太一”概念相去甚远。由此可见,法拉比的“流溢说”是建立在“真主即理性”的观点上的,法拉比的结论是,真主的理性是一种能动的理性,物质世界的构成完全依赖于真主的理性过程而无需其他任何“推动力”。鉴于法拉比“流溢说”的核心思想仍离不开他在伊斯兰宗教立场上所提出的“必须存在”的观念,因此,法拉比的“流溢说”,尽管在形式上似向“理性”世界迈进了一步,但就其实质而言仍未能摆脱唯心主义宇宙观的框架。法拉比这种介于哲学与神学、理性与宗教之间的论证在伊斯兰哲学体系中具有一定的时代特征和代表意义。

创建“高尚城市”的思想是法拉比社会观和幸福观的集中反映www.benninghoven.com.cn。

法拉比受柏拉图在《理想国》、《法律篇》等著作中所表述的关于人类社会道德、教育、政治等理念的影响,提出了创建高尚社会即“高尚城市”的思想观念。这一思想观念集中体现在他老年时期所精心撰写的《高尚城市居民书》一书中。该书深入论述了创建高尚城市所必备的条件,从而反映了法拉比的社会观和幸福观,法拉比所倡导的幸福观极富特色,有些论点即使现在看来仍含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和指导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