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员毕其一役破难案

时间:2019-02-18  栏目:口才锻炼  

审判员毕其一役破难案

1951年7月,北京破获一起美国间谍案,被告黎凯、黎有恩夫妇,两人都是美国留学燕京大学的研究生,其中黎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还参加过审讯日本战俘——一个既有充分准备,又有对付审讯经验的美国间谍。www.benninghoven.com.cn

审讯的艰难可想而知,黎凯的回答天衣无缝,毫无认罪的表示。审判员在耐心等待机会。

黎凯谈起了自己的生活经历:做工、读大学、当兵、当日文翻译…….“你用日语谈谈你当翻译的工作情况。”审判员忽然用日语问,他是在东北当亡国奴时学会日话的。

黎凯大为吃惊,他没料到共产党的“土包子”也会日语,目瞪口呆地怔了一会儿,结结巴巴讲日本话。审判员断定他的日语不精。

“你在美国海军工作期间一直担任日文翻译吗?”

“是的。”

“按照你的交待,你在美国海军里学习日文和当翻译有三年多的时间,可是你的日语说得并不好哇。”

“是不好。”黎凯老实承认。

“坦率地说,我认为你可能当过日文翻译,但是我怀疑这不是你惟一的主要的工作,否则你的日语不会说得这么糟糕。因此我肯定你没有把你担任的主要工作讲清楚!”审判员忽然加重了语气。

“不!我就是只当日文翻译嘛。”黎凯慌忙辩解着。

还没到火候!审判员让他再说下去。……后来退伍,进大学学中文,黎凯继续说下去;现在在燕京大学与妻子一起作博士论文。

“你们研究什么题目啊?”

“我的夫人研究鲁迅,我是研究管子的。”

“你是研究管子的?”审判员若有所思。

对此,黎凯作了错误理解,他似乎以为“土包子”听成了自来水管,于是神气地解释道:“管子,就是管仲,是……”

“我不是研究历史的,但做为一个中国人,对管仲还略知一二。”审判员压住火气,平静地问:“据我所知,管仲还是个著名的军事家,你听说过‘老马识途’的故事吗?”

黎凯再一次震惊了,痴痴地摇了摇头。

审判员接着讲叙了这个故事,黎凯怔怔地听着,脸上露出了十分惊讶的神色。

“真没想到,在我的国家稍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的故事,你这个自称为研究管子的人竟然不知道。我不得不这样认为:你的管子也学得很不到家啊。”

“是的。”黎凯的脸羞得通红。

审判员一下子变得神情严肃,他向黎凯指出:“当了三年多日文翻译竟然连日语也说不熟练,多年研究管子竟然连‘老马识途’也不知道,根据以上情况,我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过去你在美国海军不单纯是个日文翻译,2017-02-18 你在中国也绝不是一心一意在研究学问,你始终有别的任务,那是见不得人的非法活动!”

“不!我……”黎凯失去镇静,第一次变得惶恐不安。

之后,审判员利用打开的缺口,不断揭露对方的自相矛盾,最终迫使黎凯老实供认了自己的间谍犯罪活动。

后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黎凯夫妇作出了公正的判决。

审判员为什么能揭穿黎凯的伪装,主要原因就在于审判员面对黎凯的狡辩并没有急于切人真正的主题,而是耐心地等待时机,揭露矛盾,最后集聚而摧垮对方的防线,这是法庭辩论中论辩盘诘的一种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