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区域自治_中国仡佬族

时间:2020-03-14  栏目:百科知识  

民族区域自治_中国仡佬族

第五节 民族区域自治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在仡佬族集中分布的贵州省建立了务川和道真两个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同时,结合仡佬族散杂居分布的特点,还建立了20个仡佬族乡。

一、贵州省的仡佬族

1986年,根据国务院国函[1986]101号和115号文件批复,决定撤销务川县和道真县,成立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和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1987年11月,两自治县分别于26日和29日举行了隆重的成立庆典。1991年5月11日和1990年6月21日,两县分别通过了自治县条例,明确了仡佬族、苗族的民族自治权,在人事选拔、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和使用、政策照顾等方面对仡佬族、苗族实行优惠和照顾。对两地仡佬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事业等方面的建设起到了重大的促进作用。

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广大仡佬族群众除了集中分布于道真和务川两自治县以外,还广泛分布于贵州、云南、广西的其他县市,呈现出散杂居分布的特点。仡佬族散杂居分布主要通过散居于云、贵、川、湘等地及相对聚居于民族乡等形式得以体现,民族乡作为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重要补充形式,更好地保障了仡佬族的民族权益。

img14

平正仡佬文化传承促进会宗旨

1954年宪法就正式确定了民族乡的行政地位,明确了民族乡作为解决民族问题的一种政治形式的基本政策的地位。1983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建立民族乡问题的通知》,对建立民族乡的条件、民族乡的特殊权利作了基本界定。1993年国务院发布的《民族乡行政工作条例》总结了此前民族乡理论和实践的成果,是1984年《民族区域自治法》颁布之后的又一个重要的民族法律法规。其主要内容涉及建立民族乡的条件、原则,民族乡的特殊权利和上级部门应当给予民族乡的优惠政策和措施。

民族乡工作实践和民族乡法制建设,为仡佬族地区开展民族乡建设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支撑和实践经验。相继建立了一批仡佬族乡,其中进行过一些调整,到2006年底,经过改组、恢复、重建、新建,贵州省共建立了20个仡佬族乡,即遵义市的遵义县平正仡佬族乡、正安县谢坝仡佬族苗族乡、市坪仡佬族苗族乡,安顺市的普定县猴场苗族仡佬族乡、猫洞苗族仡佬族乡,毕节地区的黔西县沙井苗族彝族仡佬族乡、大方县响水白族彝族仡佬族乡、安乐彝族仡佬族乡、星宿苗族彝族仡佬族乡、金沙县箐门苗族彝族仡佬族乡,铜仁地区有9个仡佬族乡均在石阡县,即青阳苗族仡佬族侗族乡、枫香仡佬族侗族乡、坪地仡佬族侗族乡、龙井侗族仡佬族乡、石固仡佬族侗族乡、坪山仡佬族侗族乡、甘溪仡佬族侗族乡、聚凤仡佬族侗族乡、大沙坝仡佬族侗族乡,六盘水市六枝特区的箐口彝族仡佬族布依族苗族乡。

以上仡佬族乡的分布状况充分反映了仡佬族的散杂居状况,除了道真、务川两个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外,仡佬族还广泛分布于其他各县市。铜仁地区的石阡县、清镇市是仡佬族散杂居分布的主要地区。

(一)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概况

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位于贵州省最北部,西北、东北与重庆直辖市之南川市、武隆县、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毗邻;西南、东南分别与本省正安县、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接壤。总面积2156平方公里,辖10镇4乡(含1民族乡),98个村(居)。

全县总人口33.7万人,其中农业人口29.4万人,少数民族人口26.1万人,其中仡佬族15.2万人,苗族8.4万人,土家族2.5万人,县城所在地距遵义市205公里、贵阳市350公里、重庆市176公里,经南川到涪陵200公里进入长江航运,北至重庆武隆县97公里,至武隆江口镇90公里,两处均可与乌江航运相通。

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地处贵州高原向四川盆地过渡的斜坡地带,属中亚热带湿润高原山区,最高海拔1939.9米,最低海拔317.9米,平均海拔1000米左右;气候垂直差异明显,常年雨量充沛,四季分明,有利于大农业的全面发展和立体农业的配置,是贵州省内茶叶、烤烟、油菜、药材、经济林木最适宜种植地区。

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境内的自然环境,适合于多种植物生长和动物繁衍。野生植物有1500余种,其中被子植物约占80%。有举世闻名的被称为“植物中的熊猫”的银杉,“中国鸽子树”珙桐,抗癌新秀红豆杉、三尖杉,我国特有的“孑遗植物”银杏、香果树、马褂木、水青树、黄杉等。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经营油桐历史悠久,是全国47个油桐生产基地之一,有“黔北药库”之美称,已查明药用植物550种,中药材中天麻、黄连、杜仲、洛党、五倍子、竹节人参等深受好评,畅销各地,黄连产量名列全省第一,天麻、黄连、洛党被称为道真名药。辽阔的草场和众多的牧草有利于草食牲畜的大发展,还有白冠长尾雉、白鹇、黑叶猴、狒猴、金钱豹、灵猫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已发现的矿种有20余种,金属矿有铝、铁、铅、锌、铜、银;非金属矿有硫铁矿、含钾页岩、凝灰岩(绿豆岩);建材矿产有石英砂岩、水泥用石灰岩、灰质白云石、大理石、泥页岩、耐火黏土、方解石、石膏、水晶;燃料矿产有煤、油页岩,具有一定储量的矿种有铝土矿、硫铁矿、铁矿、石英砂、二氧化硅等。

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境内有乌江最大的一级支流——芙蓉江,自西南向东北贯通县境东南部,县内有大小河流45条,均汇流于芙蓉江。由于地势起伏,河流切割强烈,水流急,落差大,蕴藏着丰富的水能资源。从地形来看,建电站搬迁少,淹没损失小,有利于建立梯级开发体系,开发利用前景十分广阔。

(www.benninghoven.com.cn)

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气候宜人,喀斯特地貌形成的奇山、异洞、幽谷、小溪等自然风光星罗棋布,珍稀动植物形成独特的景观,引人入胜,历史遗迹、民族风情别具特色。大沙河、仙女洞两个自然保护区,位置靠近长江上游旅游区,与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金佛山咫尺相望。大沙河银杉自然保护区,既有极高的科学考察价值,又有很好的旅游功能。一座蓄水1500万立方米的高山水库即将建成,那时泛舟湖上,春季薄雾袅袅,杜鹃五彩缤纷,夏季凉风徐徐,实为避暑胜地,秋季枫叶金黄,冬季皑皑白雪,映衬满山遍野的红山茶花,真山真水风光无限。仙女洞岩溶洞穴群,是一座座雄伟壮丽的地下宫殿,造型奇特的钟乳石气象万千,巧夺天工,令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发展旅游业实乃该县跨世纪的新兴产业。

(二)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概况

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位于贵州省东北部,东与德江县和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相连,南与凤冈县接壤,西与正安县和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毗邻,北与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交界。全县面积2776平方公里,辖10镇5乡114个行政村(居),总人口43.67万人,生活着17个民族,其中以仡佬族、苗族为主的少数民族占人口总数的53%。

务川属中亚热带湿润性季风气候,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四季分明。全年无霜期287天,年均降雨量1284.4毫米,平均气温15.6℃,山区气候立体差异明显。境内以中、低山丘为主,海拔多在650~ 1000米。

务川生物种类多,物矿资源丰富,水能蕴藏量大。有被称为“活化石”的野生古银杏树6000多株,被誉为中国野银杏之乡。银杏,又名白果。务川银杏于1993年在泰国曼谷博览会上荣获金奖,还有相关的一些特殊产品,如银杏王酒、银杏茶等。银杏王酒采用务川野生银杏果、叶为原料,以茅台镇优质名酒为基酒,以现代先进生产工艺研制加工而成,含有多种氨基酸和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可调节人体免疫功能,是人们养身健体的精品,被称作21世纪的绿色保健酒。

务川还有堪称中国西南第一草场的栗园草场,面积10万多亩,牧草丰茂;以洪渡河为代表的280多条河流蕴藏了丰富的水能资源。

务川矿产资源十分丰富,主要有汞、煤、铝土矿、重晶石、萤石等。其中汞驰名中外,属全国特大型矿床之一,其产品“银瀑牌”汞和“红峰牌”朱砂多次荣获国家、省优质证书。煤的储量也较为丰富,且易开采。铝土矿储量高达6910万吨,是全国的高品位、低硫低铁的大型铝土矿床之一。储量丰富的重晶石、萤石等优质矿产资源,都有极高的开采价值。

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旅游资源独具特色,境内多系喀斯特地貌,集山峻、谷险、洞奇、石美、园阔、泉特、水秀于一体,主要有官坝温泉、焦岩温泉、珍珠瀑布、隘溪渡峡谷、小塘石笋、七柱山、石上树、风动石笋、银狮洞、栗园石林、丰乐河漂流、镇南红军洞、太平猴山等自然景观,尤其洪渡河沿线更是集观光、旅游、考察、探险为一体的旅游处女地。

二、云南、广西地区的仡佬族

在漫长的岁月中,由于灾荒、战乱、避难等多种原因,部分仡佬族人被迫离开家园,长途迁徙,流落他乡。在云南省的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也有部分仡佬族,他们散杂居于麻栗坡、砚山、富宁、广南等县。据了解,这一带的仡佬族大都是明末清初由贵州迁来定居的,有白仡佬、花仡佬和青仡佬三个支系,他们长期与壮、苗、汉等民族杂居,如今只有一小部分老人还能讲仡佬语,大多数年轻人都只讲汉语,但仍然保持着仡佬族的文化记忆和民族认同。还有一部分仡佬族为了逃荒,迁到了广西壮族自治区,与壮、汉、苗、彝等族杂居共处,他们多在山冲建立村寨,所以有“仡佬冲”之称,居住地点的自然条件比较差,在过去的岁月里饱受自然和人为的苦难。根据如今隆林各族自治县大水井仡佬族人的记忆,他们的祖先来自贵州兴义府(今贵州安龙县),到现在已经有10代了。他们在贵州的祖籍也各不相同,有的是六枝,有的是仁怀,至今,隆林仡佬族的两个支系还保存着不同的自称和相应的他称,在语言、风俗诸方面也有相当大的区别。[5]

【注释】

[1]《仡佬族简史》编写组:《仡佬族简史》,民族出版社,2008年。

[2]谢爱临主编:《仡佬族百年实录》,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年。

[3]《仡佬族简史》编写组:《仡佬族简史》,民族出版社,2008年。

[4]周国炎:《近现代散居地区仡佬族的双语现象研究》,《贵州民族研究》,2003年第1期。

[5]《仡佬族简史》编写组:《仡佬族简史》,民族出版社,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