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川岛芳子_民国女子

时间:2019-08-16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 次

重构川岛芳子_民国女子

在李碧华的《满洲国妖艳》以及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川岛芳子》里,川岛芳子被塑造成一个感情上、事业上均受受挫、但始终“奋起”的悲情女人。

言情化的叙述手段,固然增添人物的传奇性,进而增添了娱乐产品的观赏性。可从客观上说,这也等于在普通观众眼睛敷上“翳”,有着“一叶障目”的效果,让历史成为可供任意打扮的小姑娘。电影《川岛芳子》的情节,有历史材料做基础,但值得注意的是,该片秉持的却是类似“新历史主义”的历史观,它把散落的历史材料按照自己的需要缝合起来,给予历史一种新的解释。这样,川岛芳子的历史在被重建的同时,更“集中”更“丰富”了,但同时也更“苍白”了。

川岛芳子的罪恶面,在电影里被有意无意遮掩。她在“一·二八”事变中的恶劣表现被简化成了一组看戏镜头,姿态优雅,气定神闲,俨然独立女性形象。而她那昏聩的安国军司令经历,电影也只截取她在军前发表帅气讲话的几个镜头。事实上,小说和电影只用了五条情感线索,便重构了川岛芳子,使得电影《川岛芳子》(小说《满洲国妖艳》相当于电影剧本)成了娱乐化时代的娱乐读本。

我们不妨将小说和影片中川岛芳子与剧中人物的关系线索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基本符合历史事实的人物关系,第二类是半真实型关系线索,第三类是虚构型人物关系。

第一类包括川岛芳子与其生父善耆、养父川岛速浪的关系。这两位颇有隐喻意义的父辈,共同构筑了川岛芳子的悲剧历史。作为生父的善耆代表清王朝,她的生命之源。就在他把她作为“小玩意”送至东洋时(善耆给她取名东珍,寓“东方珍宝”之意),川岛芳子就已经被她的“祖国”放逐。而在日本长大之后,川岛芳子被养父川岛浪速强奸,川岛芳子和川岛浪速之间,也没能建立起正常的父女感情。影片中川岛芳子婚后,回到日本,川岛浪速斥责她坏了大事,她则对养父一阵拳脚,称他老了,而她要干大事。从此处开始,川岛芳子开始对自己的人生“负责”。生父的放逐和养父的侵犯,像是川岛芳子人生的寓言,注定了她无所皈依的命运。因此,电影中,成年后的川岛芳子在精神上是“无父”的,这与历史事实契合,是川岛芳子人生“悲剧”的地方。(www.guayunfan.com)

第二类关系属于半真实半虚构型,包括三条情感线索。

其一是川岛芳子与她的合作伙伴的关系,即她与日军特务头子宇野骏吉的关系。电影中的宇野骏吉显然是历史中田中隆吉、土肥原贤二、多田骏的合体,是一个反面的典型,在上海租界的华尔兹比赛中,宇野骏吉是田中隆吉的化身,伪满洲国时期,他又是土肥原的化身,安国君那一段,他是多田骏的化身。集中化的手法,让观众更容易记住、理解反面角色,无可厚非,而且“集中化”之后不但没有篡改川岛芳子的历史真貌,反倒把她和日军上层的人物之间那种利用和被利用的权色关系交代得更加明朗。开篇的几个桥段甚为精彩,显示出香港电影处理男女关系上的老道。梅艳芳扮演的川岛芳子在舞池里大跳华尔兹,宇野在一旁眯着眼看,舞毕,主持人宣布华尔兹冠军是——川岛芳子小姐。宇野派人去请芳子跳舞,手下回话,芳子小姐已经走了。曲终人不在,江上数峰青。片中川岛芳子的这一招欲擒故纵,虽属于“可能有”的范畴,但着实精彩。跟着镜头一切,换面转到东北关东军总部,川岛芳子穿着大衣,走向坐在军国主义旗帜前面的宇田。副官上,帮她脱掉大衣,芳子一身旗袍,婀娜多姿。宇野问:芳子小姐要茶还是要酒?芳子漾着淡笑柔声答道:要你——做我的保家。拍案叫绝!不过,芳子与宇野的关系发展到后来,随着山家亨、福子等感情线索的加入,芳子一方,则渐渐有了“正义性”——她是“有情有义”的女人,宇野是十恶不赦的坏蛋,可实际上,她与宇野的关系,类似于狼狈为奸,并没有谁占据道德上风之说。

其二是她与皇后婉容的关系。它是该片用来吸引人的一个恶俗噱头。溥仪登基前,川岛芳子曾受命赴津请婉容皇后回“新京”。电影中,芳子“请”婉容的方法是情骗。电影中比小说原著更加强化了这种关系。婉容在片中哭喊:“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为什么还要困着我!”昏暗夜里,芳子故意坐在婉容床头装知心:“男人,有哪个是不自私的,为了自己的面子,牺牲个女人算什么?”婉容因此就范了,爱上了芳子。芳子以带她为借口,骗走婉容,在轰轰驶向满洲的车上,芳子说出了真相。他们不是去上海,而是去满洲。小说中,芳子是用带药的手帕弄昏了婉容。电影中却改成芳子威胁婉容说,如果你不乖,我就公开我们定情那个晚上,你要我做的事……

其三是她与初恋情人山家亨的关系。它在片中是芳子“有情有义”的证明。历史上确有山家亨这个人,他与芳子曾经是情人,日本战败后,他在日本自杀。历史上的山家亨多情而不深情。小说和电影却“巧妙”地利用这些史实,把山家亨打造成深情男子,串起了一场他与芳子的“半生缘”,芳子则成了为民族国家牺牲个人感情的“大女子”:他和她是初恋情人,因为芳子被许配给蒙古王子所以不能在一起。她开枪自戕还情债,他放浪形骸,用肉体沉迷来忘记与她的感情,她把自己的故事卖给小说家,得来的钱分他一半。日后,她去满洲“做大事”,成为金司令,他则在她到满洲之前就已抵达中国,两人重逢。他始终忘不了她,她也忘不了他。他受上级之命暗杀她,可终因为念旧情放了她,在苍凉的海边,她站在帆船上,他在岸边,她哭泣,他挥手,他们知道,这一别恐怕无法再见……如此这般,川岛芳子的初恋故事被描绘得可歌可泣。片中芳子与山家亨去庙里拜佛,扶乩算命一段颇有苍茫,是从史实中的山家亨之死推理而来。

第三类关系属于纯虚构类人物关系。主要是刘德华扮演的戏曲演员福子和芳子的情感纠葛。虚构这段关系的触发点是川岛芳子的猴子。影片中的因果链条是,芳子刚到上海巧遇了福子,萍水相逢,福子帮芳子夺回被抢走的钱包,送她一句“守得云开见月明”。芳子发达后,在戏院巧遇已成戏曲“美猴王”的福子,他此时的艺名叫云开。芳子请福子来家里唱堂会,福子得知芳子就是安国君金壁辉司令之后一怒而去。芳子开东兴楼饭馆,开业之时,投身革命军的福子来搞暗杀,未遂后被抓。芳子救出了被拘留的福子,替他疗伤。醒来后的福子毅然离去,为怀念她与福子的感情,芳子养了只猴子,取名福子。这条人物线索的构建,使得川岛芳子形象定位在“有情有义”的方向上又前进了一步,颇能赚取观众的同情。

但这种定位,显然是失实的。这种失实,使得该片错失成为港片经典的机会,纵然兼具男性豪爽和女性温柔气质的梅艳芳在影片中的表演出神入化,服装造型可圈可点,刘德华的表现堪称不俗,也只是徒劳。虚构细节的出色,并不能挽救史实上的硬伤,毕竟,这是一部传记电影,而非只负责讲好看故事的历史传奇。

影片的最后,川岛芳子被判死刑,云开去监狱看川岛芳子(他后来成了国民党军官),芳子用监狱墙上的白粉敷面。她不愿云开看到她憔悴的样子。他也不敢看她的脸。他说他安排好了一切,他不会让她死,她却一脸淡然,握着他的手说她死不死并不那么重要,也许她死了以后中国会越来越好。芳子形象无形中被推向“崇高”。影片自此实现了对川岛芳子的“重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