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没有结果的姻缘_小德张的故事

时间:2019-08-2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 次

注定没有结果的姻缘_小德张的故事

裕容龄

祖父和其他的人一样,有过自己的童年、少年时代和青年时代,也超脱不出七情六欲的支配。太监净身后无男女之别,对后、妃、嫔等起居生活从不避讳。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清王朝任命裕庚为驻法国公使。裕庚字郎西,有两个女儿:裕德龄、裕容龄,自幼随其父在巴黎多年。尤其裕容龄精通数国语言,容貌美丽。她曾对我的祖父说:“在国外获得十三次美人金牌。”她在巴黎国立舞蹈学院学习舞蹈,能歌善舞,擅长跳芭蕾舞和希腊舞,曾在《玫瑰与蝴蝶》舞中饰蝴蝶仙子。后在宫中为慈禧太后多次演出,颇受赏识。(www.guayunfan.com)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裕容龄随父回国,受到慈禧太后召见,并留宫中任御前女官。慈禧接见各国公使夫人时,裕容龄便是御前翻译官,为四品宜人。她当时和庆亲王奕劻的女儿四格格,同是慈禧太后御前最得宠、最信任的两个人,每日环侍左右,形影不离。

祖父当时任御膳房掌案,时年二十多岁,娃娃脸,眉清目秀,炯炯有神,思维早熟,办事敏捷果断,精力过人。高高的个头,头戴三品顶戴花翎,身着官衣,仪表堂堂,漂亮帅气。他与裕容龄女士同在慈禧太后面前当差,二人一见钟情。最初结识时,有过这样一段事。祖父说:“有一次裕老五(容龄的大排行)陪着老祖宗吃饭,我在旁边侍候着,吃的是菜包鸽松。我包好跪着递上去,老祖宗尝着觉得挺好吃,便吩咐我给裕老五也包一个,我正在一旁尽心地包着,突然裕老五走过来逗着玩地问:‘你这家伙,洗手了吗?’声音固然很小,还是被老祖宗听见了,便问:‘你说什么?’裕老五只好回答:‘奴才问他洗手了没有?’老祖宗那天高兴,笑着问我:‘说真格的,你洗手了没有?’吓得我脸也变色了,赶忙跪下说:‘奴才早就洗完手啦!’

用完膳后,我趁别人在后廊闲谈的工夫,走到裕老五跟前说:‘五姑娘,赶明儿个可千万别在老祖宗眼前打哈哈啦,可真吓了我一跳!’隆裕皇后和格格们都走过来,打听明白后全都笑了,只有裕老五的母亲很不高兴,刚要说她,她就跑走了。

以后,祖父和裕容龄女士朝夕相处,在御花园里,在三大殿内,在中南海船中,在颐和园的长廊上,在昆明湖畔,都曾留下过他们俩的脚印。二人在鸟语花香中,互相倾吐爱慕之心,憧憬未来,照相合影多帧。

祖父说:“裕老五赠给我祖母绿坠子一只留念。”祖父回赠她的是什么礼物我忘记了。他们相互之间的爱情关系,慈禧并不知道,记得祖父生前说:“有一天我正跪着给老祖宗装水烟,她见我带着一只金表,表链上有一个鸡心,老祖宗看着挺好玩,就要过去仔细地看了看,用手摆弄半天,万幸没有打开。鸡心内嵌有裕老五与我合照的小相片一张,如果打开就露了馅了,非把我交散差不可,我心里捏了一把汗,裕老五也吓得脸色都白了。出来后我就把表链摘下来,再也不敢带了。”

祖父和容龄二人相伴近四年,感情深厚。但花开也有花落时,1907年裕庚病重,裕容龄需陪他到上海治病。当祖父要与裕容龄女士确定终身时,她的父亲裕庚不同意,认为若把女儿许配给太监,则失去了一个女人终身的幸福。

祖父说:“裕老五流着眼泪对我说:‘父命难违,眼前最要紧的是先给我父亲把病看好了。’说完她低着头就出宫了,我一点也没有央求她。”这就是祖父年轻时在宫内的一段罗曼蒂克史,这些事是多年后曾祖母对我父亲讲的。裕容龄女士出宫后不久,便下嫁议和大臣某人之子。她的姐姐裕德龄也曾与张谦和(后来是宣统皇帝的总管太监)很要好,最后也以离别而结束。后来德龄到了美国,写了一本回忆清宫生活的书,国内以《御香缥缈录》为名翻译出版,流行一时。

裕容龄女士的离去对我祖父真是当头一棒,他望着这位贵族小姐的背影,久久无语。为此,他终于支持不住而倒下去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得了一场大病,差点起不来床,可是我还是挺过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