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恨平生,不能瞑目”_关于左宗棠的事迹

时间:2019-03-20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25 次

“遗恨平生,不能瞑目”_关于左宗棠的事迹

虽然谅山已取得大捷,左宗棠也一直上书反对议和,但是人单言薄,和约签订,“法国不胜而胜,中国不败而败”的结局已然无可改变。左宗棠和张之洞、王德榜等诸多主战的爱国官兵只能眼睁睁看着英、法等侵略国肆意掠夺中华物产而暗自恼恨。和约签订10天后,左宗棠则病急攻心,只好再次疏请告假回乡,清廷只准其一月病假,而不准开缺。

我们可以看到,自从左宗棠成功收复新疆回京以来这四五年间,左宗棠的身体状况是一日不如一日,先是中暑,然后目疾,接着手脚疼痛、咳血等,左宗棠多次告假都未获准回乡养病,只是在任休养。左宗棠对此也并未提出异议,而是精忠敬守,以国事为重。然而,清廷对于一个三代老功臣只是以假期和好言相劝,要其以命报国,实在有点让人痛心。偌大的晚清,在列强的炮轰之下,连多一个能够坚强抵御外侮的人都没有了,而要把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的最后一丝灯油耗尽。这样的政权,正表明了它的空虚无力,朝中无人。也为此,洋人才敢于把晚清欺凌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左宗棠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他曾自述:

自到福建以来,食少事烦,羸瘦不堪;手腕颤摇,难以握笔,批阅文件,万分吃力;时间稍长,即感心神彷徨无主,头晕眼花。有时浑身痛痒,并经常咳血;偶尔行动,即气喘腰痛。(www.guayunfan.com)如此病痛折磨,我们读来已觉凄厉,何况左宗棠每天都要承受此番煎熬?清廷也许无奈,因为朝中无能人,只好把最后的一棵救命稻草握在手中,直到他“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左宗棠深知自己虽然年老,但是多少还能起到一点警醒当局者的作用,因此在议和前后几次上书,极言中国台湾的重要性。

他以为,“要萌宜慎,防兵难撤”,因为西洋人的诡计多端他已经领教过很多回了,中国也早已因此被他们玩弄了许多回。对于议和的事情,一定要谨慎。如果到了万不得已必定要失去对越南的管控,那么国土基隆和澎湖一定要还回来才准许签约。

左宗棠的疏请一直没有回音,他在病重请假后又再次上书,对于海防、民生和中国台湾问题都提出精辟的建议。

首先在中国台湾问题上,左宗棠认为“台湾孤注大洋,为七省门户,关系全局,请移福建巡抚驻台湾,以资震慑”,可设为行省。清廷纳其建议,在左宗棠逝世两个月后,任命福建巡抚为台湾巡抚,福建巡抚则改由闽浙总督兼管,台湾设行省,任命刘铭传为首任台湾巡抚。可以说,台湾没有脱离中国,左宗棠是功不可没的。

另外,对于海防,左宗棠是数十年一日都在操心。在这次中法战争中,福建水师的覆灭,南北洋舰队的不配合,都让左宗棠深感海防的虚弱不堪。因此,他以为海防事务必须有专人统管,不能再分权打理。这个统管海防事务的人就叫“海防大臣”,由其“驻扎长江,南拱闽越,北卫畿辅”。此外,对于新兴的“铁路、矿物、船炮各政应及早举行,以策富强之效”,具体办法有备造船舰、仿造铁路、制定军队操练规则、注意培养士气等。清廷很认真地考虑了他的建议,在设台湾为行省的同时,成立了海军事务衙门,由奕?统理全部海防事务。左宗棠的建议为清廷在列强的环伺中拼命挣扎以自强求富提供了其实可行的方向和策略,但可惜,左宗棠没能看到,而更可惜的是,清廷命数将近,左宗棠能挽救其一时,却终不能力挽狂澜于既倒。

生命弥留之际为自己效忠了数十年的政权提出最后几点重要的建议之后,他已经明显感到自己不久于人世了。他很想回家,那里不仅是他的家乡,他前半生40多年生活的地方,更是他众多至亲最后的归宿地。他想,落叶归根,总该要回到来的地方去才好。于是,他再次上奏请求准其回家料理身体,朝廷在七月初四终于准其奏请,并嘱咐他“回籍安心调理”,“一俟病体稍痊,即来京供职”。清廷如此倚重左宗棠,却不料他这次再也不能为其效力了。

七月二十日晚,亦即公历1885年9月5日晚,疾风骤雨不止,左宗棠忽而清醒忽而迷糊,他的脑海翻腾着数不清的生活片段,有小时候依偎在祖父母身边戏耍的童趣,有与夫人、小孩一起躬耕柳庄的幸福,有走南闯北指挥战争的戎马场面……

在最后弥留清醒之际,左宗棠把儿孙叫到病床前口授遗言:

此次越南和战,实中国强弱一大关键。臣督师南下,迄未大伸挞伐,张我国威,遗恨平生,不能瞑目!

边说着,左宗棠的老泪浸湿眼角。他想不通,也想不透,本来可以驱除外侮,使中国由弱转强,为何最后竟仍落得如此结局。“打!出队!”左宗棠又进入梦呓之中。子孙伏在床前,听着他呢喃之声越来越小,直到最后竟全然没了声息,只剩那一双遗恨的目光遗留人世。

翌日,“全城百姓一闻宫保噩耗,无不扼腕深嗟,皆谓朝廷失一良将,吾闽亦失一长城”。外敌未驱身先死,左宗棠遗恨平生,留下的只有随着他遗恨和惋惜的闽浙两地百姓的哭泣声,和全国同胞的叹惋、痛哀!

清廷听闻左宗棠的噩耗,也为之震惊。慈禧深知,左宗棠一死,天下再也没有第二人有此杰出的能力和胆识帮助她重振国威了。而主战派更为此痛悼,因为左宗棠一死,他们无疑就失去了最强大的主心骨,主和派的投降腔调将会让本已衰颓的帝国蒙上更加阴暗的色彩。中国人民心里也很清楚,长城之既倒,还有谁来全力保护他们呢?

举国痛悼,清廷为此下谕告示天下,为其立专祠,谥号“文襄”,恩加后人:

大学士左宗棠学问优长,经济闳远,秉性廉正,莅事忠诚。由举人兵部郎中带兵剿贼,叠著战功。蒙文宗显皇帝特达之知,擢升卿寺。同治年间,剿平发逆捻回各匪,懋建勋劳。穆宗毅皇帝深资倚任,畀以疆寄,禖陟兼圻,授为钦差大臣,督办陕甘军务。运筹决胜,克奏肤功,简任纶扉,优加异数。朕御极后,特命督师出关,肃清边圉,底定回疆,厥功尤伟,加恩由一等伯晋为二等侯爵。宣召来京,管理兵部事务,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并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竭诚赞画,悉协机宜。旋任两江总督,尽心民事,裨益地方,扬历中外,恪矢公忠,洵能始终如一。上年命往福建督办军务,劳瘁不辞。前因患病,吁恳开缺,叠经赏假,并准其交卸差使,回籍安心调理。方冀医治就痊,长承恩眷。讵意未及就道,遽尔溘逝。披阅遗疏,震悼良深。左宗棠着追赠太傅,照大学士例赐恤,赏银三千两治丧,由福建藩库给发。赐祭一坛,派古尼音布前往致祭。加恩予谥文襄。入祀京师昭忠祠、贤良祠,并于湖南原籍及立功省份,建立专祠。其生平政绩事实,宣付史馆。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应得恤典,该衙门察例具奏。灵柩回籍时,着沿途地方官妥为照料。伊子主事左孝宽着赏给郎中,附贡生孝勋着赏给主事,均俟服阕后分部学习行走。廪贡生孝同着赏给举人,准其一体会试。其二等侯爵应以何人承袭,着杨昌濬迅速具奏用示笃念荩臣至意。钦此。

九月初八,清廷特派人代为御祭,《申报》记载了当时的经过:

送葬者自督抚、将军、学政、司道各宪之下,均徒步徐行,闽人士感公恩德,一律闭门罢市,且罔不泣下沾襟。自皇华馆至南台,沿路张结素幄,排列香案。绅士及正谊书院肄业生皆在南台中亭路祭。远近观者,如海如山,路为之塞。是非公德泽及人,曷克令人爱慕如此!

一代伟人去世,随着他下葬的不仅是生平丰功伟绩,更是千千万万民众的一颗颗破碎的心。这就犹如在末日前刚看到一丝黎明的曙光,接下来又是轰然的一片暗黑。希望在哪里,人民的出路在哪里,国家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左宗棠已经来不及想了,这个国家的人民和统治者们,料想一时也没有了主见。

左宗棠的逝去,引起一片哀沉,也激起千万民众纷纷献上挽联。左宗棠生前挚友郭嵩焘联曰:世需才,才亦需世;公负我,我不负公。上联肯定了左宗棠的天才与功绩,而下半联却是对左宗棠颇有些哀怨。郭嵩焘曾在“官樊构陷事件”中救了左宗棠一命,左宗棠却因军事弹劾郭嵩焘,后来又总在对洋人战与降的问题上与他处于敌对意见,这让郭嵩焘一直认为是左宗棠负了他。但对于左宗棠这个老友,郭嵩焘还是从心里面敬佩、认可他的,并没有因为左宗棠“负”他的事情而抹黑左宗棠,因此自以为“我不负公”。

左宗棠的“铁笔师爷”陈迪南则联曰:提挈自西东,帕首靴刀,十年戎马书生老;指挥定中外,塞云边月,万里寒鸦相国祠。这一联,基本上道出和肯定了左宗棠在军事上的功绩,收复边疆,顽强御侮。他的逝世,让晚清的天空暗下了一半颜色。

与他人所作的歌功颂德、叹惋惆怅的挽联有所不同,坊间流传一副左宗棠自作的挽联:

慨此日骑鲸西去,七尺躯委残芳草,满腔血洒向空林。问谁来歌蒿歌薤,鼓琵琶冢畔,挂宝剑枝头,凭吊松楸魂魄,奋激千秋。纵教黄土埋予,应呼雄鬼;

倘他年化鹤东归,一瓣香祝成本性,十分月现出金身。愿从此为樵为渔,访鹿友山中,订鸥盟水上,消磨锦绣心肠,逍遥半世。惟恐苍天负我,再作劳人。

有人说这是左宗棠72岁病重时所作,也有人说是他告老还乡时在途中所作,另外有很多人质疑这副挽联是他人伪作。我们且不说这副挽联的真假和作于何时,但看它的内容,气势磅礴,颇似左宗棠本人性格。上联书其鬼神也为之呼应的雄心壮志,可见建功立业之心何其强烈;而下联却一反上联意,似乎对戎马生活已然厌倦,对功名利禄也全然不在意,只希望做一个樵者、渔者,耕读为乐。此番心意,颇有功成身退、隐居渔樵的道家思想。这与他在壮年时期的隐居山林的思想十分相近。可惜,正如他联中最后一语所言,作为“旷世奇才”的他在乱世里注定要为苍生劳碌,至死不渝。他确实如此做了,把最后一滴血泪都为天下流尽,只把千秋功过留给世人评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