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质彬彬的齐鲁之学(二)_秦国的历史故事

时间:2019-04-08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70 次

文质彬彬的齐鲁之学(二)

在当时的齐鲁大地上,和儒家并称为“显学”的还有墨家。墨家的创始人墨子也是鲁国人,不过比孔子后出。墨子早年也是儒家的门生,后来由于与儒家的观点发生了分歧,渐渐和它分道扬镳,另起炉灶,创立了墨家。

墨家发源于社会底层,对战国时期人民的苦难有着更多的体察。正因为此,墨家学说的出发点往往考虑社会实际,少了儒家那种“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意气。也正是这一点,使得儒墨两家的距离越拉越大。墨家批评儒家对精神世界的偏执甚至变态的追求往往忽视人的现实生活。父亲死了,守孝三年,孝是尽了,但生产怎么办?大家都去守孝,地里的庄稼谁来收割?你把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丢到棺材里去了,活人靠什么生活?亲人死了,你哭得死去活来,把身体都哭坏了。结果死了的人也活不过来,活人还遭罪,有必要吗?儒家的礼节繁琐,规矩多多,人们本来做一些事情是出于内心的情感,结果搞得大家都很郁闷,所以得不偿失。从这里看,墨子算计的是“值”和“不值”的利益权衡,而忽视了更为深层次的精神诉求。

墨家虽然注重现实利益,特别是物质利益,但和后面我们所要谈到的“三晋之学”还是不一样的。“三晋之学”目光狭窄,往往只关注一国一姓的富强,对其他则不管不顾。而且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老干损人利己的事。但墨家倡导的是博爱,讲的是人道主义,以人为本,他关心的是整个下层人民的苦难,而不是为了哪个政权服务。正因为这样,墨家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注重实用技术的学派,致力于通过提高科技水平来推动社会的进步。

同时,墨家也像儒家一样,注重人性的改造和社会风气的改良,而不是单纯地追求功利。墨家的政治主张是“兼爱”、“非攻”。兼爱,就是呼唤整个社会要彼此友善,要建立和谐社会;非攻,就是呼吁各诸侯国之间停止战争,不要搞霸权主义。只有大家彼此友善了,才能避免两败俱伤,也就是所谓的“兼相爱,交相利”。(www.guayunfan.com)墨家厌恶战争,正是出自对下层老百姓的苦难的同情。战争是杀人的机器,在《非攻》中,墨子一连用了八个“不可胜数”来揭露战争直接杀人和间接杀人的残酷性。他指出,战争除了“丧师多不可胜数,丧师尽不可胜计”之外,老百姓因战争贻误农时,住不安稳,饭吃不饱,因为受冻、挨饿、疾病等原因而死亡的,就更“不可胜数”了。然而,那些王公贵族们,为了自身的利益,哪里管百姓死活,没事有事都要打仗,像玩似的。这样的厮杀,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耗费了国家的钱财,削弱了国家的实力,牺牲了本国的百姓,耽误了农业的生产。要是大家能够彼此心里都存有善意,做事讲仁义那多好啊。“爱人如爱己身”,天下不但能够和平,而且彼此都能得到利益,何乐而不为呢?

为了让这些杀红了眼的诸侯放下手中的屠刀,墨家还搬出了鬼神。在墨家看来,鬼神不仅是存在的,而且还看护着这个世俗的世界,奖善罚恶。在墨子看来,儒家之所以会“丧天下”,就是因为不相信鬼神。无神论比有神论更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当什么都不怕,没有信仰的时候,人在行为上就会毫无忌惮。所以,要使天下安定、秩序井然,方法就不应该是儒家的“敬鬼神而远之”,而应该是“上尊天,中事鬼神,下爱人”。

上尊天,就是要求大伙儿特别是君王要顺应天意,对老天爷要有敬畏之心。老天爷往往会通过生与死、贫与富、治与乱这些人间的现象表达自己的看法,那么,君王就应当像古代圣王那样“祈福于天”。中事鬼神,则是说不能怀疑鬼神的存在,更不能怀疑鬼神“奖善罚恶”的能力。鬼神的存在,会让我们有忌惮之心,因为鬼神始终在盯着我们,我们的所作所为都被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后到一定时候再算总账。下爱人,就是通过人世间的“人事”迎合“天”的意志,满足“鬼神”的需要。在墨子看来,只有“兼相爱,交相利”才能做到这一点,否则,彼此之间老是瞎折腾,那肯定会违反“天意”,惹怒鬼神,一定会遭到天谴的。

在墨子这里,“兼爱”的态度不能说不真诚,“非攻”的追求不能说不高尚,他硬要证明鬼神存在的思路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但可惜的是,他和孟子一样,生错了年代。在弱肉强食的年代里,让人停止战争无异于让他停止生存,让人家搞博爱无异于把他送上断头台。而且,鬼神也帮不了人。那些不相信鬼神的人花天酒地,夜夜笙歌,而那些信仰鬼神的人却颠沛流离,朝不保夕。在这些铁一样的事实面前,墨子的呐喊是多么疲软和无力啊。

在战国的刀光剑影中,墨家的学说就是一个美丽的童话。在整个社会整体陷入疯狂的岁月里,哪里还会有人有耐性去听这些像天方夜谭一般的说教。和孟子的“与民同乐”的“王道”思想一样,墨家的“兼爱”、“非攻”也是不可能被各路诸侯采纳的。最后,这一派的成员只好身体力行,奉行清修苦行,强调动手实践,靠自己掌握的技能协助正义战争,抵御侵略。这就是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墨攻”和“墨侠”。

墨家的命运相当凄惨。儒家在战国时代虽然被抛弃,但由于大秦帝国的迅速灭亡,终于被后继的大汉王朝捧了回来,成了正统和官学。战国时期累累如丧家之犬的孔子和孟子,也被追称为“圣人”和“亚圣”。但墨家在汉代以后就销声匿迹了,成了中国思想史上的“失踪者”,过于浪漫的“兼相爱”也成了中国历史中的千古绝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