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用兵新疆,威震天山_中国历史人物

时间:2019-08-03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 次

左宗棠——用兵新疆,威震天山_中国历史人物

清文宗咸丰帝至清德宗光绪帝期间,还有人和曾国藩齐名,就是左宗棠。左宗棠是个复杂人物。一方面,他和曾国藩一样,残酷镇压太平天国、捻军和陕西回民起义,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另一方面,他坚决用兵新疆,抗击西方列强入侵,剿灭地方分裂势力,有力捍卫了国家领土完整,维护了国家统一。就后者而言,他也是中华一位杰出的将帅。

左宗棠(公元1812~1885年)字季高,湖南湘阴人。举人出身,三考进士不中,绝意仕进,潜心研究堪舆学和兵法,经常自比诸葛亮,爱说豪言壮语,逐渐名气远播。咸丰帝听说其人,一天问史馆编修郭嵩焘说:“你认识举人左宗棠吗?为何久不出也?年几何矣?过此精力已衰,汝可为书谕吾意,当及时出,为吾办贼。”“办贼”系指镇压太平军。曾国藩也看重左宗棠的才干,积极推荐,使之任兵部郎中,加四品卿衔,协助组建湘军。左宗棠另外招募五千人,组成一支军队,号称楚军。从此,左宗棠和曾国藩、李鸿章一起,共同镇压农民起义。后任太常寺卿、浙江巡抚、浙闽总督,加太子少保衔。清穆宗同治十二年(公元1873年),任陕甘总督协办大学士,次年进位东阁大学士,“朝廷尤矜宠焉”。

《清史稿》本传载:“宗棠为人多智略,内行甚笃,刚峻自天性”;敢于发表意见,“锋颖凛凛向敌”,“好自矜伐”。他“志行忠介”,“廉不言贫,勤不言劳”,很少过问家事。湖南巡抚胡林翼曾写信告诉属吏说:“左公不顾家,请岁筹三百六十金以赡其私。”他还是“洋务运动”首领之一,支持和参与兴办了一些军事工业和企业。左宗棠总督陕甘事务后,在新疆问题上表现了远见卓识和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

早在清高宗乾隆帝位,清朝廷就加强了对边疆地区的控制,反对民族分裂。乾隆二十年(公元1755年)和二十一年(公元1756年),乾隆帝发兵进攻伊犁,镇压了蒙古准噶尔部贵族达瓦齐和阿睦尔撒纳发动的叛乱,设置伊犁将军、参赞大臣、领队大臣、都统等,率兵分驻伊犁等地,巩固了朝廷对天山北路的统治。乾隆二十三年(公元1758年),又发兵进攻叶尔羌(今新疆莎车),镇压了大和卓(布敦那)、小和卓(霍集占)发动的叛乱,分设参赞大臣等,隶属于伊犁将军,率兵驻守,巩固了朝廷对天山南路的统治。其后,天山南北统称“新疆”。(www.guayunfan.com)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入侵中国,英国和沙皇俄国垂涎中国的新疆地区,勾结当地的分裂势力,妄图实行所谓的“自治”。同治年间,境外的浩罕汗国流亡军官阿古柏,率兵进入南疆,攻占喀什噶尔(今新疆喀什)、莎车、和阗等七城,自称“毕调勒特汗”,建立了反动的“哲德莎尔国”。沙俄遂与阿古柏签约,承认他是“独立国君主”。北疆则有一个阿布特拉地方政权,控制着包括伊犁、塔城、乌鲁木齐在内的广大地区。陕西人白彦虎投降阿古柏,占有乌鲁木齐及其附近地区,使天山北路也进入阿古柏的势力范围。同治十年(公元1871年),沙俄侵略军袭取伊犁城,消灭了阿布特拉,谎称“代管”伊犁,并扬言要进攻乌鲁木齐,直接向清朝廷进行勒索。清朝廷派员与沙俄谈判,没有结果。与此同时,英国也不甘落后,通过印度和阿富汗进入南疆。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阿古柏又和英国签订条约,英国得到了在南疆通商、驻使、设领事馆等特权。这使新疆的形势复杂而微妙起来,它随时都有可能被外国列强和反动势力,从祖国大家庭中分裂出去的危险。

如何对待这一严峻问题,清朝廷统治集团内部意见不一。以李鸿章为代表的少数大臣,一贯媚外求荣,上书说:自乾隆帝以来,朝廷在新疆,每年要花三百多万两兵费,简直是个无底洞,实在不值得。而且,阿古柏已与英、俄立约,如果用兵新疆,必然会遭到英、俄的反对,那是很危险的事情。他还搬出已死的曾国藩来,说曾国藩早有“暂弃关(玉门关)外,专清关内”的打算,那才是“老成谋国之见”。因此,他主张搁置新疆问题不管,而以主要力量专务海防,加强他苦心经营的北洋海军。左宗棠坚决反对这种重海防、轻塞防的荒谬论调,认为海防、塞防应当并重,二者缺一不可。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他上书朝廷,明确地说:“关陇新平,不及时规还国家旧所没地,而割弃使别为国,此坐自遗患。新疆之地,阿古柏不能有,不西为英并,即北折而入俄耳。吾地坐缩,边要尽失,防边兵不可灭,糜饷自若。无益海防而挫国威,且长乱。此不可!”他特别指出,如果为了省钱,停止用兵,采取退让政策,那么敌人就会得寸进尺,不仅新疆不保,就连甘肃和蒙古西部也会受到威胁。这时,他的军队已经到达河西走廊,部分军队已经进驻哈密,并在那里屯垦开荒地,从事备战事宜。

李鸿章和左宗棠在新疆问题上的分歧,从本质上说,是要不要捍卫国家领土完整的问题,是对帝国主义的扩张和侵略采取什么态度的问题。军机大臣文祥支持左宗棠的意见。慈禧太后第二次垂帘听政,没有理由反对,遂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

左宗棠深知,用兵新疆,存在着兵员、军饷、粮食、运输四大困难。为此,他精心筹划,整顿军队,挑选精壮者为兵,裁汰老弱者为农,实行“兵农分置”;四处筹饷,除申请朝廷拨付外,还自行挪借,甚至向外国贷款;采购粮食,开辟多处粮源,包括向沙俄商人购买;雇用民夫和民间骡马,运输作战物资,构筑起一条千里运输线。这时的左宗棠,显示出一位有为将帅的谋略和品格,指挥调度,坚定果断,井然有序。

光绪二年(公元1876年),左宗棠把大本营从兰州前移至肃州(今甘肃酒泉),根据实际情况,确定了“先北后南”的作战方针。他以刘锦棠为先锋,首先向天山北路进军,攻击阿古柏的打手白彦虎部。白彦虎部一触即溃,逃往南疆。刘锦棠顺利夺取了乌鲁木齐及其附近各地,接着攻占了玛纳斯。左宗棠命全军进行休整,随后实施天山战役,进军南疆。

阿古柏惊恐万状,一面请求英国主子出面调停,一面以重兵据守吐鲁番、托克逊、达坂,力阻清军南进。英国驻华公使代表阿古柏,向清朝廷“乞降”,但要保留阿古柏政权为“属国”地位,“免去朝贡”。朝廷征询左宗棠的意见,左宗棠断然拒绝,指出这是英国的阴谋,决不能答应。他转而函告刘锦棠:如果阿古柏派人求降,可以押解肃州处治,特别要注意阿古柏以求降为名的缓兵诡计。

次年开春,刘锦棠按照部署,挥师转向南路。左宗棠再派出张曜、徐占彪两部,配合刘锦棠,同时出击。左宗棠郑重叮嘱刘锦棠等,说:“大军规复新疆,乃吊伐之师,与寻常讨贼有异,切忌烧杀抢掠。”三路大军配合前进,英勇奋战,迅速攻克吐鲁番、托克逊、达坂,完全打通了通往南疆的道路。阿古柏退到库尔勒,走投无路,绝望自杀。他的儿子伯克胡里和白彦虎,分兵把守天山南路各地。这时,朝廷里又响起了反对声音,认为左宗棠在新疆用兵,花费巨大,主张停止进军,“划定疆界”。左宗棠痛斥这种谬论,说:“今时有可乘,乃为划地缩守之策乎?”他上书朝廷,陈说利害关系。慈禧太后还是没有理由反对,同意左宗棠继续用兵。

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左宗棠的各路军队进入南疆,多次击败伯克胡里和白彦虎,先后攻占了喀喇沙尔、库尔勒、库车、阿克苏等地。伯克胡里和白彦虎退守喀什噶尔、和阗、叶尔羌、英吉沙一带,作最后的顽抗。十一月,清军收复各城,伯克胡里和白彦虎狼狈地逃到沙俄境内。

这样,整个新疆,除了伊犁地区外,都在左宗棠的控制之下,威震天山南北。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左宗棠建议建立新疆行省,并请与沙俄交涉,归还伊犁,引渡叛首伯克胡里和白彦虎二人。清朝廷遂派崇厚为专使,出使沙俄,商讨通商、分界、偿款等事项。崇厚是个糊涂虫,连伊犁地区在哪里都不知道,商讨中一切均由沙俄说了算,他只是点头而已。于是,双方在光绪五年(公元1879年)签订了一个条约,俄国答应归还伊犁地区,但这个地区的西境和南境仍属于沙俄;而且,中方要给俄方五百万卢布的“偿金”。崇厚擅自签订这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激起多数朝臣的愤慨。左宗棠上书说:“自俄据伊犁,蚕食不已,新疆乃有日蹙百里之势。俄视伊犁为外府,及我索地,则索债卢布五百万元。是还我伊犁,于俄无损,我得伊犁,仅一荒郊。崇厚所签条约,是划伊犁西、南之地归俄矣!……俄人包藏祸心,妄忖吾国或厌用兵,遂以全权之使臣牵制疆臣。为今之计,当先之以议论,委婉而用机,次决之以战阵,坚忍而求胜。臣虽衰慵无似,敢不勉力!”清朝廷决定拒绝承认这个条约,把崇厚定为死罪。沙俄政府一面通过驻华公使提出抗议,一面在伊犁聚集军队,还命其海军进入黄海,实行武力恫吓。左宗棠也不含糊,派出三路军队,兵锋直指伊犁,摆出强硬姿态。光绪六年(公元1880年)四月,他把大本营从肃州前移至哈密,而且运去一具棺材,以示宁死也要收复伊犁的决心。这时,英国出面斡旋。清朝廷委曲求全,再派曾纪泽出使沙俄,谈判修正前约问题,开释对崇厚的惩处,同时把左宗棠召回北京,以刘锦棠代替其职务。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曾纪泽与沙俄签订新的条约,伊犁地区终于归还中国。但是,俄国在中国西北边疆,又吞并了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中国对沙俄的“偿款”,增加到九百万卢布。

左宗棠在新疆所进行的战争,形式上是他在陕甘地区军事行动的继续,然其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用兵新疆,抗击的敌人是对新疆人民实行暴虐统治的阿古柏割据政权,以及妄图分裂中国的英国、沙俄侵略者,旨在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利益。正因为如此,左宗棠的行动,得到了新疆各族人民的有力支持,这是他获得胜利的主要原因。左宗棠被召回北京,受赐紫禁城骑马,授军机大臣,兼值译署,位同宰相。然而,左宗棠毕竟是一位将帅,乍到朝中任职,成天与那些老朽的官僚打交道,很不习惯,故而“引疾乞退”。慈禧太后嫌他性格刚峻,碍手碍脚,乐得任命其出为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左宗棠遏制了英国、沙俄分割中国领土的阴谋,赢得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好感。所以当他到达上海时,“西人为建龙旗,声炮,引导之维谨”。

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法国侵略军侵略越南,接着侵略中国,中法战争爆发。左宗棠又生出豪情,自请赴云南督师,并命原先部将王德榜组建一支“恪靖定边军”。慈禧太后、李鸿章执意妥协退让,致使战争初期失利。左宗棠又被召回北京,再任军机大臣。法国侵略军大举入侵,左宗棠亲到福建视师,并命一支军队到台湾,加强台湾的防御。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清朝廷正式设置新疆省,左宗棠的夙愿得以实现。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年),李鸿章在清军力挫法军的情况下,无耻地与法国签订了屈辱的《中法会订越南条约》。七月,左宗棠病死于福州,时年七十三岁。追赠太傅,谥文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