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建德有哪些重大作为?

时间:2017-02-15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153 次

窦建德有哪些重大作为?

窦建德,隋贝州漳南(今山东武城漳南镇)人。世代务农,曾任里长,喜好结交江湖豪杰义士,为乡里所敬重。

隋炀帝登基以后,荒淫残暴,倒行逆施,把苛重的力役和赋税加在农民身上,致使无数贫苦农民流离失所,家破人亡。隋大业七年(公元611年),隋炀帝杨广征兵攻打高丽,窦建德应召入伍。本郡选勇敢优异者当领导,窦建德因勇敢被选为二百人长。当时,山东发生水灾,与窦建德同县的孙安祖家被大水淹没,妻儿饿死。县令见孙安祖骁勇过人,也将他选入军中。孙安祖向县令陈述自己家中贫困,不愿入伍。县令大怒,处以鞭刑。孙安祖气愤不过,杀死县令,投奔了窦建德。窦建德暗中放孙安祖逃走。同年,山东闹饥荒,窦建德与孙安祖密谋起兵反隋。随后,窦建德帮助孙安祖聚集贫困农民和拒绝东征的士兵几百人,占据漳南县东境方圆数百里的高鸡泊(今河北故城西南),举兵抗隋,孙安祖自称将军,号“摸羊公”。

然而,窦建德并没有和孙安祖一起造反,送走孙安祖和他的队伍后,窦建德回家继续当他的二百人长。由于窦建德在当地名望很高,各路起义军剽掠时从不靠近窦家,因此官府早就怀疑窦建德是强盗头子,再加上窦建德窝藏杀官逃犯孙安祖,官府当然不肯放过窦建德。于是某一天官府袭击了窦家,虽然窦建德幸免于难,但他全家都被前来剿匪的政府军杀死了。窦建德这次想不造反都不行了,他聚集了200多人投靠了当时清河郡内较大的一股起义军高士达,高士达认为自己智略不及窦建德,便任命他为“司兵”,即军事指挥。与此同时,孙安祖的队伍和另一支起义军张金称发生冲突,孙安祖不幸身亡,他手下于是都投奔了窦建德。

由于窦建德的名声与能力,他迅速吸引了大批效忠于他的士卒,其手下的队伍迅速达到万余人。但此时的窦建德仍然未成气候,他只不过是高士达的手下大将,而高士达自己也仅仅自称东海公,在山东各路起义军中列一席之地而已,与高士达同级别的起义军还有邹平的知世郎王薄、平原豆子瓯的刘霸道、河曲的张金称等。

窦建德的“司兵”生涯大约持续到大业十二年。在这一年,杨广派出大将杨义臣进攻山东各路起义军。杨义臣乃是隋朝屈指可数的大将,到山东后,他一战就击灭了张金称,接着立即进攻高士达。当时高士达刚刚依靠窦建德的诈降计消灭了隋将郭绚的部队,将士们迫切需要休息整顿,所以窦建德建议暂时避开杨义臣,退入高鸡泊坚守,高士达不听,派窦建德留守,自己领兵去和杨义臣正面决战,结果是高士达大败,当场阵亡。杨义臣乘胜进攻窦建德留守的阵地,窦建德败逃。杨义臣认为窦建德只是小贼,不足为虑,因此没有继续追击。杨义臣撤兵后,窦建德回到高鸡泊,高士达、张金称的余部纷纷前来投奔他,窦建德于是自称将军,成为一支独立的起义军。

窦建德自立时,隋朝已土崩瓦解、名存实亡,普通郡县的地方官员根本无力对抗起义军。窦建德自立后,对隋朝官员采取了宽大的政策,于是地方的郡县逐渐向他投降,窦建德也因此声势日盛,部下达到十余万人。大业十三年,窦建德在河间郡乐寿自称长乐王,初步建立了自己的政权。

就在窦建德称王的这一年,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劲敌。这一年,由于翟让、李密的瓦岗军猛攻东都洛阳,杨广在江都调遣全国各地精兵汇集洛阳进攻瓦岗军,这各路兵马中包括从江都出发的王世充、从岭南出发的张镇周等人,此次作战的总指挥是从河北涿郡出发的大将薛世雄。杨广给薛世雄的命令是顺便消灭沿途的起义军,于是薛世雄领兵3万,一路剿匪,于七月抵达河间郡七里井。此时窦建德由于军中缺粮,部队正散在各地征粮,所以窦建德身边的兵力只有不到2千。以2千对3万,窦建德取胜的几率几乎是零,如果不想被消灭,就只有逃走和投降两条路可走。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窦建德居然选择了第三条路——主动进攻!

那么,窦建德为什么会作出如此冒险的决定呢?史书上有这样一个传说式的记载:正当窦建德为薛世雄大军压境而犯愁之际,有人推荐他去咨询一个据说很有法力的女巫,于是窦建德向那个女巫问前途吉凶,女巫回答逃走和投降都是大凶,只有在日出前进攻才是大吉。占卜时已经是下午,当时窦建德的军队与薛世雄相距有140余里,能否在第二天日出之前赶到还是一个未知之数。于是窦建德集合手下,命令立即出发进攻薛世雄,并约定如果在日出之前到达,就全力进攻;如果在日出之后到达,就全军投降。窦建德亲自率领敢死队280人做先锋,其余部队殿后。窦建德率军一夜急行,在距离七里井还有不到2里时,竟然就要天亮了,窦建德懊恼不已,只好准备投降。就在此时,奇迹发生了,忽然天降大雾,咫尺之间不见人影。窦建德大呼:“天助我也!”随即命将士们发动突袭。正好薛世雄自恃兵力强盛,骄傲轻敌,扎营居然不设防备,被窦建德率军一阵乱袭,薛世雄及其兵将在大雾中看不清敌人的数量,吓得斗志皆丧,3万大军当场溃败。薛世雄落荒而逃,幸免一死。薛世雄逃回涿郡后,又羞又气,不久就病发去世了。

河间七里井之战,成就了两位霸主,第一位当然就是窦建德,他因此战而声望倍增,一跃成为河北最强大的起义军;第二位受益者便是正在向洛阳进军的王世充,薛世雄死后,杨广任命王世充接替薛世雄,担任洛阳方面的总指挥,这样一来,王世充手下就集合了隋朝各地的精兵,为他日后称霸河南准备了实力。

破薛世雄以后,窦建德率军进围河间郡城,河间郡守王琮死守不降,双方从大业十三年七月一直相持到大业十四年七月。就在此时,宇文化及在江都发动叛乱,杀死了隋炀帝。窦建德得知隋炀帝被杀的消息后,停止攻城,并派使者进城吊唁,王琮当天就开城投降。窦建德率军围攻河间一年,被王琮杀死杀伤不计其数,所以窦建德的将领纷纷要求杀掉王琮泄愤,然而窦建德坚决不同意这样做,他对他的将领们说:“以前在高鸡泊当强盗,不得不杀人,现在志在天下,王琮这种忠臣,招揽都来不及,怎么可以杀掉?”随即窦建德传令全军,有敢动王琮的,夷灭三族。窦建德善待降将王琮,在政治上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当时河北、山东仍然有不少地方官员忠于隋朝,与起义军为敌,隋炀帝的去世使他们突然失去了效忠的对象,所以投降是他们的第一选择,但多年的征战使他们与起义军已经结下很深的仇恨,投降后能否保证生命财产实在难说,而窦建德以实际行动表明了他既往不咎的宽容态度,于是各地郡县争相向窦投诚。窦于此时正式建国,定都于乐寿。十一月,有5只大鸟率领数万只小鸟飞来乐寿,几天后才飞走。不久又有人向窦建德进献宝玉,有人说那玉是夏禹当年的宝物。这两件事被认为是窦建德立国的祥瑞,因此窦建德建年号为五凤,同时改国号为夏。

此时,在河北能够与窦建德抗衡的势力只有魏刀儿,魏刀儿是漫天王王须拔的副将,王须拔在进攻幽州时阵亡,他的势力由魏刀儿继承。窦建德称夏王时,魏刀儿已经自称魏帝,部下也有10万余人。一山焉能容二虎,窦建德先假意与魏刀儿结盟,随后乘其不备,以突然袭击的手段消灭了魏刀儿的势力,吞并了魏刀儿的地盘,魏刀儿本人也被处死。

大业十四年年末,窦建德四面出击,所到之处望风而降,但他在进攻幽州时却遇到了出乎意料的顽强抵抗。幽州的守将罗艺此时已经降唐,并被赐姓李氏,罗艺在薛世雄的两个儿子薛万均、薛万彻的帮助下死守幽州,与窦建德相持了100多天,窦建德见取胜无望,最后只好退兵。此后罗艺一直为唐守卫幽州,与窦建德连年征战。

唐武德二年闰三月,窦建德亲率主力进攻宇文化及。此时的宇文化及已经是风中残烛,连都城魏县都已经被唐将李神通攻陷,宇文化及本人也正被唐军围困在聊城。窦建德此时进攻宇文化及,其实是在和李唐争夺消灭宇文氏的战果。

唐军猛攻聊城,希望在窦建德到达前结束战斗,但由于主将李神通指挥不力,唐军最终没能攻拔聊城。面对窦建德的主力,李神通兵力不足,只好主动退让,让窦建德继续进攻聊城。在窦建德的指挥下,宇文化及最后的势力被消灭。宇文氏三兄弟中,宇文化及、宇文智及被处死,宇文士及投奔了李渊。

消灭宇文化及对窦建德具有非常重要的政治意义,宇文化及是杀死隋炀帝的凶手,谁灭了他谁就可以成为为隋朝报仇的英雄,大大有利于收买旧隋的人心。为此,窦建德疯狂地演出了一场政治秀。攻克聊城后,窦建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参见隋炀帝的寡妇萧皇后,自称为臣,并隆重地为隋炀帝发丧,同时将参与谋杀杨广的宇文党羽全部处死,一副为隋朝报仇的模样。做完这些事后,窦建德派使者去和洛阳的王世充修好,王世充拥立的隋皇泰主封窦为夏王。这样,窦建德这个夏王就不再是自封的了,他也不再是“盗匪”,而是政府官员了,换句话说,窦建德终于取得了正式的政治地位。同时,窦建德还得到了原来在宇文化及手中的隋传国玉玺,天子仪仗,以及大批的旧隋大臣,其中包括了裴矩、虞世南等著名人物。

窦建德霸业的顶点是在武德二年十月与唐的河北军团在黎阳决战,当时唐军的根据地关中正被刘武周、宋金刚猛攻,无法顾及河北。窦建德乘此机会对李神通、李世绩率领的唐河北军团发动了进攻。结果唐军全军覆没,李神通当场被擒,李世绩突围后由于父亲李盖被擒当做人质,迫不得已也投降了窦建德。唐河北军团溃灭以后,窦建德占领了唐在河北的全部州县。窦建德在完成了他的河北霸业之后,将都城从乐寿迁到了明州。此时窦建德所辖的境内再无大敌,社会安定,统治清明,据史记载,达到“夜不闭户,商旅野宿”的境界,可谓全盛。

李世绩在当时是有名的大将,窦建德非常欣赏他,希望能将他收为己用,为此窦建德一直将李世绩的父亲扣留在自己身边当做人质。李世绩的谋士建议李世绩先假装效忠,骗取窦建德的信任,然后再伺机逃走。李世绩听从了这一建议,正好此时窦建德与王世充关系恶化,李世绩就主动请命去进攻王世充。在攻克王世充的新乡城时,李世绩俘虏了新乡的守将刘黑达。刘黑达是窦建德的漳南同乡,与窦建德交情甚好,窦建德立即任命刘黑达为将军,并封他为汉东公,刘黑达从此成为窦建德手下的大将。通过几次成功的军事行动,李世绩骗取了窦建德的信任。李世绩的计划是伺机袭杀窦建德,然后趁窦军群龙无首之机救出父亲一起归唐。李世绩还拉拢了窦建德的部下李文相准备一起动手。不料窦建德因为妻子临产,一直呆在都城不外出,所以他们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时间一久,窦建德终于有所察觉,李世绩不得不仓皇逃走,于武德三年正月回到唐都长安,李文相则被窦建德处死。事后,窦建德的部下纷纷要求处死李世绩的父亲,但窦建德很有气度,他认为李世绩对唐尽忠并没有错,所以并没有杀李父。

武德三年四月,唐军在李世民的指挥下,全歼了刘武周、宋金刚部,解除了后顾之忧。七月,唐军以李世民为帅向洛阳的王世充发起全面进攻。

王世充原本是隋东都洛阳守将,隋炀帝死后,他在唐朝武德二年四月称帝,国号郑,并利用唐军在河东作战无暇顾及东部的机会,夺取了唐朝在河南的部分土地。柏壁之战后,李渊为夺取中原,采取先攻郑后攻夏(窦建德已称夏王)、各个击破的方略。唐朝武德三年七月,李渊命李世民领兵8万向东攻打王世充。同时派遣使者与窦建德言和修好,使他保持中立。王世充从各州镇挑选勇士聚集洛阳,命令他的3个侄子分别镇守襄阳(今属中国中南部湖北省)、虎牢、怀州(今河南沁阳)等重要地点,命令他的兄长、儿子防守洛阳,他亲自率兵3万迎击唐军。

李世民率步骑5万进军慈涧(今河南新安东),王世充被迫撤回洛阳。于是李世民决定先扫清外围然后攻城,经过8个月的作战,唐军攻克回洛城,并占领虎牢,河南50余州相继归降。李世民率军进逼洛阳,经过一番激战,将洛阳城合围。王世充困守孤城,缺乏粮草,民心颓废,几次派使者向窦建德求救。窦建德得知洛阳危急,害怕唐灭郑后危及自己,决定先联合郑国攻击唐朝,然后找时机灭郑,再夺取天下。于是率兵10余万西进,连续攻克管城(今河南省省会郑州)、荥阳(今属河南)、阳翟(今河南禹县)等地,进到虎牢的东面。

李世民与部下商议对策,部将大多主张退避。李世民力排众议,决定分兵围困洛阳,占据虎牢要地,阻止窦建德向西进军,一举两得。由于虎牢地形险阻,窦建德不能前进,驻扎了1个多月,多次作战失利,士气低落,将卒多生思乡之情。李世民得知,引诱窦建德出战。窦军果然全部出动,李世民下令骑军直接冲入窦军。窦建德正和群臣议事,唐军突然来到,前后夹击,阵势大乱。唐军追击30里,俘获5万多人,窦建德受伤被俘。

窦建德被俘后,他的夫人曹氏和左仆射齐善行率数百人马逃回洺州(今河北永年东南),窦建德部下打算立窦建德养子为主,齐善行认为窦建德被擒乃是天命所归,并非人力所能挽回。随后便将府库财物分给士卒,让他们各自散去。然后齐善行、裴矩等人全部降唐。窦建德所建立的夏国,也自此灭亡。七月十一日(公元621年8月2日),窦建德在长安被杀,时年4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