黠戛斯_唐宋民族史

时间:2019-07-04  栏目:历史故事  

黠戛斯_唐宋民族史

一、族源、风俗、经济与文化

黠戛斯是具有悠久历史的古老民族。原驻今叶尼塞河上游,其中一部分逐渐迁到今新疆天山西部。《史记》称作鬲(隔)昆,《汉书》除保留鬲(隔)昆称号外,通称为坚昆。魏晋南北朝时称为结骨,隋唐时称纥骨、居勿、纥骨子、纥磛斯等,后转译黠戛斯,急读为戛戛斯。唐德宗时的宰相贾耽所撰《四夷述》俱载黠戛斯的各种名称经他考证,认为这些称呼中黠戛斯“洽而不误。”[5]唐代的译者认为“黠戛”是黄头赤面之义。当时不少使臣均已说不清其含义。

秦汉时,匈奴冒顿单于征服了周围许多民族,坚昆亦为匈奴所役属。坚昆曾与丁零、乌桓、乌孙等一起掀起多次反抗匈奴贵族统治的斗争,汉将李陵降匈奴后,匈奴单于任他为右贤王,统领坚昆诸部。公元前49年,匈奴郅支单于西征,打败乌孙,兼并乌揭、坚昆、丁零诸部,留都于坚昆,于是坚昆被置于匈奴的直接统治之下。继匈奴而起的鲜卑在极盛时亦曾统治过坚昆地区。隋唐时,黠戛斯人除仍居住于叶尼塞河上游外,还有一支迁居今准噶尔盆地。

黠戛斯人,身材高大,赤发、白面、绿瞳。若为黑发、黑瞳,则认为是汉将李陵的后裔,称之为“都尉苗裔”[6],说明以李陵为首的这支汉人已融合于黠戛斯人之中。不过黠戛斯人的主要成分应是古坚昆人和高车人,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www.benninghoven.com.cn)黠戛斯地当伊吾以西,焉耆以北,南依贪漫汗山,部众数十万,胜兵八万。其民男少女多,人皆以环贯耳。男人勇健有武者黥文双手,女人结婚后,自耳以下的项部亦黥以文饰。其余风俗大抵与突厥相类。婚姻不用财聘,男女杂处,保留群婚残余,每一姓或千口、五百口共居一大屋,男女间的交往无论婚前婚后都无大的禁忌,较为自由。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婚嫁逐渐要纳羊马为聘,富裕人家,有以百千头羊马为聘礼的。人死,唯绕尸哭三圈,不蛈面,[7]火葬收其骨,过一年后才埋葬。

岁首称为“茂师”,月称为“哀”,每三哀为一个季度(时),以十二生肖纪年。从事定居农业,庄稼有禾、粟、大小麦、青稞等,用步将麦、粟等冲为面糜充食。种植“郘”,当作粮食或用以酿酒,三月播种,九月收获。地无果蔬,盛产马、牛、羊、骆驼等,以牛为多,富者有牛至数千头。盛产松、桦、榆、柳、蒲等木材,松树既高且直。其地有金、铁、锡等矿物,盛产“迦沙”(铁矿砂),用以锻制兵器,十分犀利,常以兵器供输突厥。

其君主称“阿热”,整个部落便以“阿热”为姓氏。阿热驻牙帐于青山,用栅栏圈围以代城垣,联毡为帐,叫做“密的支”。其他小首领分驻小帐。牙帐立一大纛。黠戛斯崇尚赤色,富贵者以貂、皮做服装。“阿热”冬天戴貂皮帽,夏天着金扣饰。臣下皆戴白毡帽,喜佩刀剑。平民穿皮衣不戴帽。妇女穿毳蟕、锦、、绫、绢等,这些丝织品是把羊马及兽皮运到安西、北庭交换而来。房屋以木料构筑,外面覆以桦树皮。除阿热能吃到饼饵之外,诸部都以肉及马酪为食。

阿热以下,有宰相、都督、职(刺)使、长史、将军、达干六等职官。宰相有七位,都督设三个,职使共十员,皆掌管兵马,长史有十员,将军与达干无定员。实行兵民合一的制度,凡调兵,诸部的兵马必须全部出动,且自带粮草与武器。以貂鼠、青鼠为贡赋。刑法极为严厉,如临阵脱逃、妄议国政、奉使不称职未能完成任务、盗窃财物等,都要斩首。子为盗,要将其首斩下系挂在父亲的颈上,直到折磨死为止。

黠戛斯的语言、文字与回鹘完全相同。其宗教信仰也受回鹘影响,有专职的巫师“甘”。祠神惟主水草,祭祀无定时。有笛、鼓、笙、篥、盘铃等乐器,还有弄驼、舞狮、马伎、绳伎等马戏和杂耍。

二、坚昆都督府的设置

公元6世纪中叶,黠戛斯被突厥木杆可汗征服后,为其提供兵役,缴纳刀剑。薛延陀取代突厥汗国后,黠戛斯又为薛延陀所控制。薛延陀派颉利发一人至黠戛斯监国。黠戛斯由纥悉辈、居沙波辈、阿米辈三个酋长共同治理邦国,未曾与中原王朝相交往。

唐太宗贞观六年(632年),以偃师尉王义宏为首的唐使第一次来到黠戛斯。贞观十七年(643年),黠戛斯遣使入唐贡献貂皮等方物。薛延陀灭亡后,黠戛斯于贞观二十二年(648年)派遣使臣至唐廷贡献方物,其酋长俟利发失钵屈阿栈亲自到长安朝拜,唐太宗在天成殿设宴款待。失钵屈阿栈趁酒酣之际说,臣一心归附,愿得唐廷官职,执笏而还。唐太宗答应了他的要求,在黠戛斯之地设置坚昆都督府,授失钵屈阿栈为左屯卫大将军、坚昆都督,隶燕然都护府。坚昆都督府的设置,标志着黠戛斯驻牧的广大地区正式纳入唐朝的版图。从此,黠戛斯一直与唐保持着臣属关系,基本上没有中断过,并多次向唐廷进献名马。景龙二年(708年),黠戛斯使者进献方物,中宗亲自设宴慰劳使臣说,黠戛斯与唐同宗,非其他番邦可比,并给予特别优崇的礼仪。唐玄宗时,先后给黠戛斯的酋长颉斤伊悉钵舍友者毕施、俱力贪贺忠等授予中郎将的官爵。唐朝还开设榷场与黠戛斯等举行绢马互市。开元二十四年(736年),黠戛斯在西受降城与唐互市,得绢二万匹。

三、黠戛斯与回纥、唐朝的关系

回纥取代突厥汗国的地位后,于乾元元年(158年)征服了黠戛斯,从此,黠戛斯与唐朝的联系暂时中断。回纥取消其君长阿热的可汗之号与坚昆都督的官职,改授“毗伽顿颉斤”,黠戛斯为回纥所役属。

回纥势力稍衰,阿热又重新自称可汗。回鹘遣宰相率军征讨,双方争斗长达二十年,回鹘无法取胜,黠戛斯却在战争中逐渐发展壮大。阿热充满必胜信心,大骂回鹘:“尔运尽矣!我将收尔金帐,于尔帐前驰我马,植我旗。尔能抗,亟来,即不能,当疾去。”[8]开成五年(840年),黠戛斯闷热可汗以回鹘将领句禄莫贺为内应和向导,攻杀回鹘可汗和掘罗勿宰相,诸特勤溃如鸟散。阿热可汗焚其牙帐及公主所庐金帐,并得唐宪宗女太和公主。阿热将牙帐迁往牢山之南,距回鹘旧牙帐约有马行十五日的路程。阿热可汗自称是汉将李陵之后,与唐同姓,遣使护送太和公主返回唐廷,不料半路为回鹘乌介可汗截击,将使臣杀死,劫走太和公主。

黠戛斯攻灭回鹘汗国后,虽未能统一大漠南北,但已占据回鹘故地,并从吐蕃手中夺得安西、北庭之地和鞑靼等五个部落,称雄于漠北。会昌二年(842年),阿热可汗因护送公主的使者被杀,不能与唐直接联系,又派遣注吾合素(“注吾”为姓,“合素”意为勇猛善左射者)等七人为使臣入唐朝见,进献名马二匹。唐武宗以其地处穷远,能修职贡,十分高兴,命太仆卿赵蕃持节临慰其国,诏宰相在鸿胪寺接见使臣,命役官考其山川风俗,绘制“黠戛斯朝贡图”,由宰相李德裕为之作“序”,又诏令将阿热可汗的事迹编写到皇室的族谱中。会昌三年(843年),阿热可汗遣将军温仵合入唐朝贡,武宗要求黠戛斯迅速配合唐军平定回鹘与黑车子。第二年二月,黠戛斯遣将军谛德伊斯难珠等入朝,献纯白宝马一匹,双方并商定,到秋天马肥之时,黠戛斯率军出击回鹘、黑车子,唐令幽州、太原、振武、天德四镇出兵接应。会昌五年(845年),武宗以右散骑常侍李拭出使黠戛斯,册封其君长为宗英雄武诚明可汗。不巧,使者尚未出发,武宗驾崩,宣宗继位,本想遵武宗遗愿遣使册命,但因朝臣反对而作罢。

宣宗大中元年(847年),诏令鸿胪卿李业持节册封黠戛斯君长为英武诚明可汗。当时黠戛斯的疆域东至骨利干(今安加拉河一带),南邻吐蕃,西连葛逻禄(今新疆阿尔泰山以西),一度据有安西、北庭之地。咸通四年(863年)八月,黠戛斯遣其大臣合伊难支入唐上表,请求赐予经籍,准其每年遣使走马入唐,并求颁历法。黠戛斯还想出兵打败西迁的回鹘诸部,使安西地区重归唐朝,但未被懿宗批准。咸通七年(866年)十二月,黠戛斯遣将军乙支连几入唐朝进贡,奏请准许遣鞍马前来迎接唐廷册命使,并求第二年的历日。唐昭宗大顺元年(890年),黠戛斯助唐平定李克用之乱。其后,有大批黠戛斯人迁徙至天山地区,与当地的突厥、蒙古等部落相融合,成为今天新疆的柯尔克孜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