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年革命_关于俄罗斯的历史

时间:2019-06-24  栏目:历史故事  

1905年革命_关于俄罗斯的历史

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俄国几乎同时建立了立宪民主党、社会革命党和社会民主党,这是社会不满日益加剧的征兆。这些党派不同于西方的党派,因为在俄国,州自治局一级以上是不进行选举的。三个党派都是宣传机构,由缺乏群众支持的领袖和追随各种思想流派的知识分子组成。各党派的成员,甚至立宪民主党人都受到警察的监视,以致大部分活动被迫转入地下。与此同时,1900年后俄国出现了民众骚动的征兆。农民侵占贵族的土地,甚至发动反对地主和税收官的地方性暴动。工厂的工人也有零星的罢工。但是,没有哪一个新党派同这些民众运动建立起密切的联系。

在克里米亚战争之后,人们普遍地感到,这个政府已向全世界暴露了它的无能。自由主义者认为,政府之所以行动迟缓、麻木、固执和缺乏效率,是因为它信奉秘密手段和拒绝批评或监督。这样,它既不能取得战争的胜利,也不能领导正在俄国开展的经济现代化。

1904年11月和12月,自由主义者受到法国革命运动的启发并开始组织“宴会”运动。这个运动以要求政治民主化并发表言辞激烈的演讲和决议著称。1904年11月,在圣彼得堡举行的地方自治组织代表大会上,自由主义者提出了要求举行共鸣代表大会和实现自由权的主张。其他的许多共同团体,特别是一些专业的组织,如医生和教师联盟,越来越频繁地提出了类似的政治要求。同时,其他公共团体也纷纷在全国建立,并表达了他们的政治呼声。

1905年1月的一个星期日,大约20万赤手空拳的男女老少,和平而恭敬地唱着“上帝保佑沙皇”的歌曲,聚集在沙皇的冬宫前面。但沙皇逃避了,官员们也惶惶不安,调来的军队残忍地用枪扫射示威群众。根据官方的估计,有130人被打死,几百人受伤。这一事件在俄国历史上被称为“血色的星期天”。(www.benninghoven.com.cn)“血色的星期天”事件,使赖以维持政府稳定的道德支柱崩溃了。工人们震惊之余,才明白沙皇不是他们的朋友。政治罢工的浪潮突然爆发了,社会民主党人(孟什维克多于布尔什维克)从地下或流放地给这些运动以革命的指导。工人代表会议或“苏维埃”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宣告成立。在全国许多地区,农民也开始了自发的暴动,他们强占贵族的土地,烧毁庄园主的住宅,并以暴力对付他们的领主。社会民主党人自然力图掌握这次革命运动。自由派的立宪民主党人、教授、工程师、商人、律师以及成立于40年前的州自治局的领导人,也都力图夺取领导权,或者至少利用这次危机来束缚政府的手足。所有这些人都同意一个要求:在政府中应有更多的民意代表。

尼古拉二世及其政府的重大活动瘫痪了,并最终认识到罢工活动的巨大能量而不得不向人民屈服。1905年10月30日,沙皇签署了一份“十月诏书”。在这份诏书中,沙皇保证给予俄国人民公民自由,宣布杜马具有批准或者否定所提交法律的真正立法职能,并承诺在俄国进一步扩展新秩序。总之,“十月诏书”使罗曼诺夫王朝成为一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

沙皇和他的谋士们,打算用“十月宣言”来分化反对派。他们成功地实现了这个预谋。由于沙皇答应成立杜马,立宪民主党人认为今后自己可望通过议会方式去处理社会问题了。自由主义者此时害怕革命了。企业主看到总罢工中显示出来的劳工力量而忧心忡忡,地主则要求农民恢复秩序。但觉醒了的农民和工人仍未感到满意,农民依然要求较多的土地和交纳较少的税,工人则要求较短的工作日和能维持生计的工资。革命知识分子的几个派别继续在民众中进行鼓动,希望促进事态的发展,直到废除沙皇君主制,成立社会主义共和国,由他们自己当领导。他们还指出,“十月宣言”只不过是一个骗局,一旦革命的压力解除,沙皇就会拒绝兑现诺言。苏维埃运动此时仍继续高涨,地区性的罢工也在继续,还产生了喀琅施塔得的士兵和黑海舰队水兵的哗变。

运动发生分裂后,革命的力量大大受损。12月中旬,政府逮捕了圣彼得堡苏维埃的许多成员。苏维埃的革命呼吁只是在莫斯科得到了积极响应,那里的工人还有其他一些激进分子与警察、士兵,包括一个近卫军团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战斗从1905年12月22日一直持续到1906年1月1日。

俄国的1905年革命在血腥的战斗中结束了,那年冬天,惩罚性的远征军和临时的军事法庭在很多叛乱的地区使秩序得到了恢复。1905年革命最显著的成果,是俄国像其他欧洲国家一样,至少外表上成为一个代议制的国家,沙皇许诺的杜马召开了。从1906年到1916年的十年间,俄国至少表面上是一个半立宪的君主国。

但是,人们很快就看出尼古拉二世并不打算做更多的让步。早在1906年他就宣布,杜马将没有外交、预算和政府人事权力,这样新杜马在诞生前就被解除了武装。直到1917年,他对君主立宪政体都是完全持否定的态度。归结到一点,沙皇专制绝不允许民众获得任何真正参与政府的权利。在民众内部,极左和极右翼同样不接受自由立宪主义。右翼,十足的君主专制和东正教的顽固支持者组织了“黑百人团”,恐吓农民并怂恿他们联合抵制杜马;左翼,社会革命党和社会民主党中的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两派,在1906年都同样拒绝承认杜马,敦促工人联合抵制它,并拒绝派出任何候选人参加选举。

短命的第一届杜马,是在1906年通过间接的和不平等的选举产生的。在选举中,工人和农民作为单独的等级进行投票,他们的代表比地主的代表少得多。由于社会主义者的候选人空缺,工人和农民只得投票选举各式各样的人物,其中包括自由立宪民主党人,结果自由立宪民主党获得了压倒性多数。杜马召开时,立宪民主党人发现,他们自己还得为立宪政府这个原则本身而斗争。他们要求真正的男子普选权和内阁大臣对议会多数派负责,但沙皇的回答却是几个月后解散杜马。

第二届杜马是在1907年选举产生的。政府企图通过查禁政党集会和报纸来控制选举,但因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同意参加选举,这届杜马约有83个社会主义者当选。那些一见革命左派就色变的立宪民主党人,认定立宪的进展必须是逐步的,表示愿意同政府合作。但是,政府却谴责和逮捕了大约50名社会主义者,其罪名是从事破坏和叛乱,同时解散了杜马。第三届杜马的选举是在选举法改革之后进行的。改革后的选举法,增加了低产阶级的代表,从而保证了保守派在杜马中的多数地位。从1907—1912年,第三届杜马召开了几次会议。1912 —1916年的第四届杜马情况与上一届相似。代表们追随政府的旨意,只致力于处理具体问题,埋头于事务工作,回避了最高权力的根本问题,在沙皇帝国的议会制度下苟延残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