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推进上海政治发展与中长期教育改革的思考和建议_跨越教育的教育思

时间:2019-07-02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20 次

协调推进上海政治发展与中长期教育改革的思考和建议_跨越教育的教育思

第四节 协调推进上海政治发展与中长期教育改革的思考和建议

中共十七大报告明确指出,“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在此意义上,我们必须从政治和战略的高度来审视和规划教育,把教育放在城市现代化的宏观部署中来推进教育发展改革,否则,我们将只能就教育谈教育,始终无法回答教育为了谁、服务谁、教育成果由谁来享受等教育发展改革的本质性问题。

在很大程度上,正因为长期就教育本身看上海教育发展改革这一思维定势的制约,尽管近年来上海在推进教育改革方面作了许多探索,但始终无法满足社会对教育的普遍诉求,教育发展改革始终处于以碎片化的方式推进的状态:从教育发展看,素质教育从属于知识教育,知识教育服从于应试教育,道德教育和公民教育退让于功利教育;从教育改革看,教育体制改革零散地存在于政府改革方案体制中,教育服务社会的功能依附于政府教育部门的管理职责中,教育产品的提供依附于政府的社会发展政策中。在这样的状态下,按照教育在民族振兴中的基石作用的要求来重建上海教育在未来十二年无疑是艰巨的任务,但对于上海而言,这又是实现“四个率先”和“四个中心”建设的应有之义和紧迫要求。

一、上海未来中长期教育工作的基本宗旨和指导思想

在协调推进政治发展和教育发展改革的目标要求下,上海教育工作在未来十二年的基本宗旨和指导思想,仍然是树立并贯彻落实科学的教育发展观,在优先发展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市的目标指引下,深入研究和深刻把握新世纪新阶段教育发展的内在规律,提高教育的现代化水平,鼓励和支持各级教育部门结合实际不断创新机制,不断提高政府推进教育发展改革的水平,不断改革和完善对教育的领导方式和工作方式,深入推进教育观念、教育结构、教育内容和组织体系的全方位改革,不断提高教育的现代化水平。(www.guayunfan.com)

二、按照政府改革的统一要求和部署深化教育体制改革

在今后一段时期,教育发展改革的基础性工作是逐步实现教育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基本形成目标明确、规范严密、层次合理的教育体制,使各级各类教育机构充分适应上海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现实要求。在此基础上,教育在发展改革中还应建立健全指标合理、评估科学、途径畅通、主体明确的教育衡量和评估体系,既要从宏观上把握教育发展改革的正确方向,又要高度重视对各级教育机构在教育质量和水平等方面的评价和考核,这有助于政府及其教育主管部门更加清醒和客观地认识到教育发展改革中存在的不足之处,认识到上海的教育在哪些方面还不能满足城市发展的要求,不断增强推进教育发展改革的忧患意识和紧迫意识。

三、上海未来中长期教育发展改革的抓手和突破口

上海的教育发展改革要以切实转变教育的功能定位与工作思路为抓手和突破口,实现由政府包揽教育事务的状况逐步转向充分发挥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在教育工作中的管理、服务、沟通和协调作用,尤其需要逐步淡化指令性的管理职能,突出发挥教育服务、组织和协商功能。在新的经济和社会条件下,由于社会结构的变化和政府职能的转变,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在教育发展中发挥作用的方式和途径也必然随之发生变化,用传统的指令性手段和方式来推进教育发展改革越来越难以适应提高教育现代化水平、实现教育公平的普遍要求,各级教育机构必须以新的形象,更多地以服务教育对象的姿态来推进教育发展改革,全面推进依法行政、依法治教。

四、上海未来中长期教育发展应重点建设和完善的机制

从上海教育发展的趋势看,未来十二年应着重建设和不断完善五个方面的机制:

(一)维护教育公平的机制

教育公平在上海包含3个方面的内涵,一是不同区域之间的教育公平,这主要是中心城区和郊区之间的公平问题,迄今为止,人口已经大量外迁的中心城区仍然拥有最优质的教育资源,而作为人口迁入地的郊区教育资源远远不能适应居民的教育需求;二是不同人群之间的教育公平,这集中体现为户籍人口和非户籍人口之间的公平问题,非户籍人口尤其是农民工子女应有的受教育权远远得不到充分实现;三是不同领域之间的教育公平,这主要是义务教育、高等教育和终身教育、职业教育之间的公平问题,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占据了绝大多数教育资源,终身教育和职业教育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建立教育公平机制的关键,在于以改革政府财政投入方式为突破口,在全市统筹教育经费分配机制的基础上,通过必要的地方立法和制度体系,在政策措施的实施过程中逐步实现教育公平原则。

(二)全社会共同参与教育发展的平衡和协调机制

上海必须明确界定政府在教育发展中的地位和权力边界,采取切实措施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教育,不仅鼓励支持兴办私立学校,更应鼓励支持社区、志愿者、非政府组织等多种社会力量对教育的参与,努力形成政府主导、社会支持、公民参与的教育格局。

同时,教育主管部门要切实发挥协调和整合教育资源的重要作用,必须进一步拓展社会教育资源,积极探索为各个不同的社会群体和社会阶层提供参与教育、接受教育机会的方式和途径,统一战线发挥的主要是社会政治性质的作用,为执政能力建设奠定坚实的社会政治基础。如果把统一战线工作的视野仅仅局限在为少数正式的统战对象参政议政提供条件的话,将会极大地制约协调和整合执政资源的思维和视野。

(三)公民教育机制

公民教育应与理想信念教育和民族精神教育一起并列成为德育教育的核心内容,应组织力量编写公民教育教材,在中小学和高等教育中增列公民教育课程,培训专门从事公民教育的教师队伍。

(四)教育激励、督促和责任追究机制

加大教育激励和督促并重的政策措施力度,建立健全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使各级教育机构能够将自身的工作评价机制与政府主管部门的工作评价机制统一起来,使各级教育机构有足够的动力、压力和能力按照教育发展改革的要求开展教育工作。还应形成一套对各级教育行政机构及其负责人进行评价、考核和奖惩的科学合理机制,这一机制的核心在于既能保障和鼓励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大胆开拓,不断创新,又能有效地制约这些部门在履行职责中存在的“越位”、“缺位”或“错位”、“不到位”现象,切实发挥教育行政部门在协调和整合教育资源工作中的领导和组织核心功能。

(五)教育监督制约和教育反腐败机制

教育是涉及全体民众的事业,教育资源的相对稀缺决定了教育寻租的现象在相当长时期内难以根除。基于这一出发点,教育主管政府必须从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的理念出发,不断健全和完善内部监督和外部监督、制度监督和法律监督、机构监督和个人监督、决策权监督和执行权监督、规则监督和程序监督,构建多管齐下的政府权力运行的教育监督制约体系,增强教育反腐败机制的合力和实效。

另外,在推进教育发展改革的进程中,必须根据不同教育领域和不同教育对象的不同特点,努力探索适应不同地方、部门和单位的教育机制和教育方式方法。特别需要强调和强化政府教育机构对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服务意识,避免官僚主义,注重实际效果,使之能够切实感觉到政府的存在和支持。尤其是对非公有制教育机构的管理和服务要遵循“到位”又不“越位”、“协调”而不“强制”、“监督”而非“包揽”的原则,更要防止出现一些社会教育机构反过来利用政府主管部门为其谋取私利的现象。

(上海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政治研究中心 刘 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