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语文教学中的“老规矩”_工作智慧_班主任

时间:2019-06-25  栏目:理论教育  点击:17 次

质疑语文教学中的“老规矩”_工作智慧_班主任

质疑语文教学中的“老规矩”

提起“规矩”,《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写的:一定的标准、法则或习惯;至于“老规矩”,那就是很久以前就存在的标准、法则和习惯。题目中的“质疑”二字,并不是要全盘否定,只是想对一些有悖于新理念的“老规矩”提一提自己浅显的看法。

质疑“老规矩”之一:组词时不能组AA形式的叠词

听许多老师说过:学生组词时一定不能组AA形式的叠词。比如用“望”字组词时,不能组成“望望”。每次听人提起此“规矩”时,我根本想不通这是为什么。说此“规矩”的老师,也没有把理由说清楚。我这个人又好较个真儿,那只好静下心来自己想了。我猜想,那无非就是觉得学生组AA形式的叠词没有动脑筋,把卷子上的那个“望”字重复性地抄了一遍。想到这,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学生之所以能组出“望望”这样的叠词,我倒觉得,正是因为学生积极开动脑筋才会想出如此具有音韵美的词语来。组词,不能组AA形式的叠词,那么将会有多少优美的AA形式的叠词将会被学生淡忘,渐渐地,又会被学生遗忘了。学生也将无法再感受到“望望”、“匆匆”、“青青”等叠词的音韵和谐,更无法感受到它们的形体美和韵律美。长此下去,学生就会变得词语匮乏,而一个又一个可贵的想法也必将受到束缚。那么,我们又怎能落实《语文课程标准》中所提到的“喜欢学习汉字”,“培养学生热爱祖国语言文字的情感”呢?这样的“老规矩”的确该改改了。

质疑“老规矩”之二:一组形近字不能和同一字组词(www.guayunfan.com)

有的“老规矩”更有意思,说起来,简直好笑,可让我们尴尬的是,它的的确确存在于我们的日常教学之中。比如:一组形近字不能和同一个字组成词语。“练”和“炼”同时出现在组词一项时,它们两个不能和“字”组成“练字”和“炼字”。其理由恐怕还是说学生这样组词没有开动脑筋吧。可我要说:这正是学生开动脑筋后,蕴藏智慧的结晶。我工作至今已将近7年,从来没有看见过一张试卷上,学生把每组中的两个形近字一一地和同一个字组成词语的,由此看来,学生决不会“瞎蒙”的。倘若制定这个“老规矩”的初衷是为了防止学生“瞎蒙”的话,我们大可不必这样。

说到这,我还要感叹:“炼字”与“练字”,这是一组多么好的词语啊!“练”与“炼”不仅是一组形近字,也是一组同音字,更有趣的是它们都可以和“字”组成词语,而它们又有着不同的意思。这正是祖国语言文字的独特魅力所在吧!

当为师者非要我们的孩子把它们从试卷上擦去的时候,您可知道孩子们在擦去这个词语的同时,也擦去了什么吗?擦去的是学生心灵天空的睿智,擦去的是学生体悟汉字丰富内涵的激情,擦去的是学生热爱祖国语言文字的那份感情。

质疑“老规矩”之三:看图写话不能出现“我”

有人说:看图写话时,不能用“第一人称”写。说句实在话,对于这条“老规矩”,我是想了好长一阵子,也没有想出答案来。我记得老一辈语文教育家说过的一句话,作文“要写诚实的、自己的话”。学生看到这幅图后,想到了生活中的自己也像图上的某个人物似的,看的是图,写的却是自己做过的事情,这又怎么不可以?难道要让学生看完图,明明是想到自己也做过这样的事情,还不能写,非要把这件事扣到别人的身上,而且还要编好。这岂不是教者亲手把学生引到了“假、大、空”的作文之路上了吗?说得重一点,这种毛病绝不是一个作文的问题,而实质上是对学生人格的扭曲,对其个性的健康发展是极其有害的。

又记得1996年,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的报告《教育——财富蕴藏其中》指出:“教育的任务是毫无例外地使所有人的创造才能、创造潜能都能结出丰硕的果实,这一目标比其他所有的目标都重要。”然而,由于一些“老规矩”的存在,束缚住了学生的思维,为了得到老师笔下的红钩,他们只好改变自己,迎合老师。不组AA形式的叠词,一组中的两个形近字不和同一个字组成词语……创造精神还没有萌发,就被无情地消灭掉了。俗话说:分,分,学生的命根啊!组了老师不喜欢的,就要被扣分,哪个学生又会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呢?殊不知,学生的创造火花也就在这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中彻底泯灭了。要么在民间流传这样一句话呢:聪明的,让我们教傻了;傻的,让我们教笨了;笨的,让我们教呆了;呆了的,让我们教死了。

倘若我们真的以生为本,我们一定会给那位组“望望”词语的学生加上50分,因为词语具有一种音韵的美;倘若我们真的以生为本,我们一定会给那位组“练字”和“炼字”的学生加上100分,因为他的心灵天空太睿智了,他理解了“炼字”这个词语的意思,这又是多么的了不起……倘若我们真的以生为本,我们一定会让这些与新理念格格不入的“老规矩”退出新课程的舞台,还学生一个自由、开放的学习的晴朗天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