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艺的主要艺术手法

时间:2019-02-18  栏目:口才锻炼  

曲艺的主要艺术手法

说,要明白生动。北方曲艺演员曾经说过:“说书一股劲,唱曲一段情,句句警人心,听者自动容”。说,要做到“一股劲”“警人心”,就要在介绍地点、描写环境、讲解故事的来龙去脉,刻画人物、摹拟人物对话、剖析人物心理活动,以及做出评价等多方面,自始至终说得明白生动,引人入胜。

以说为主的评话和说唱相间的鼓书、弹词最重说表和赋赞的念诵。相声、滑稽也以说、学为重,都要凭说功来表达内容,取得艺术的效果。

以唱为主的一些曲种,在歌唱中也夹有少量插白、过口白或简短的说口,以及半说半唱的成分。曲艺艺人通过长期艺术实践,对说表演技巧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1.吐字

吐字发音是曲艺演员的基本功,它要求演员掌握正确的吐字发音方法,就是每一个字声母的发声部位和韵母发声口型,都经过严格训练,使自己的中气充沛,合理调节呼吸气息。根据书情内容的需要,安排语言的轻重缓急,尤其要字音沉重、打远,使在场听众都要听得清晰,要字字入耳。

艺人谚诀有“一字不到,听者发躁”“咬字不真,钝刀杀人”之说。字音沉重打远,并非盲目用力所能致,如摹拟人物的低言悄语或情绪低沉的独白时,音量不大,仍能字字有力,送入听众耳中,方见吐字的功力深厚。

2.传神

说表主要是靠演员的语言声态来描写环境、制造气氛、刻画人物、摹拟各种人物的讲话和思想情感,这些都要求演员说得传神,才能感染听众。

优秀的演员在摹拟各种人物语言口吻时,往往不用介头,就是不介绍讲话者的姓名,而使人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人在讲话。传神是说表技巧的核心,说表传神才能使听众心神不散。

苏州弹词艺人王周士在《书忌》中指出:“乐而不欢,哀 而不怨,哭而不惨,苦而不酸,羞而不敢”等说书的弊病,说明说书人感情不足则无以传神。

扬州评话名家王少堂提出“书断意不断,意断神不断”之说。断就是停顿,说表有紧、慢、起、落,有波澜起伏,必然有停顿之处。停顿不仅可以换气,而且也借以创造艺术意境。书情说得拢人心神,语言虽断而意犹未断,意虽断而所传之神未断,妙在“此时无声胜有声”。说表传神是演员体会书情,揣摩人物,运用语言技巧与表情动作相结合的结果。

3.使噱

噱就是笑料。评弹的“放噱”、相声的“抖包袱”都是将作品中的可笑因素通过一定的铺垫和表演充分展开,取得响堂的艺术效果。铺垫的层次顺畅鲜明,给予听众的印象准确生动,才能一步步逼向笑料的迸发,而在最后迸发笑料时,更要掌握语言的分寸感,就是迟急顿挫的技巧。

使噱的技巧是演员通过艺术实践取得与听众的心理相呼应的结果,所以在不同的演出场合,演员要注意适应听众心理,使噱时采取一定的灵活性,不可呆滞、千篇一律。

4.变口

在塑造人物形象时,有选择地将某些人物的语言用方言语音摹拟,不仅能表现人物的籍贯,更有助于表现人物的社会地位、精神气质等。

在传统书目中利用方言变口来刻画人物,也反映古代社会生活中的一些风情世态。如县衙里的师爷说绍兴www.benninghoven.com.cn话,北京的生意人说山西话,南方的典当业说徽州话之类。变换口音在南方曲艺称为“乡谈”,北方曲艺称为“倒口”,是说功的重要技巧之一。

5.音响

运用口技的技巧来模仿各种声音,以达到烘托气氛的艺术效果。评弹有“八技”之说,内容大体包括擂鼓、吹号、鸣锣、马蹄、马嘶、放炮、吼叫等。另有包括“爆头”之说。爆头就是人物惊诧、愤怒、焦急时的各种吼声,北方评书称为“惊、炸”,演员须提高嗓音以表现人物惊诧高叫的语调。

6.贯口

或称“串口”“快口”,以富有节奏的语言叙述事物,要求一气呵成、贯串到底。演员事先背诵熟练,运用得当,可以起到渲染情节或产生笑料的作用。

7.批讲

是对书中人物、事件的评论和对书中引用典故及历史上的典章制度等的解释。有时详剖细解,有时片言只语,旨在帮助听众理解情节,辨别是非美丑。批讲的内容和详略,也以听众对象的具体情况为转移。

唱,要优美动听。曲艺演唱的内容往往是较长的叙事诗或抒情诗,这就要求演员结合故事情节和人物思想感情,引吭高歌。在一篇唱词中,要有一两个核心唱段,设计好优美动听的唱腔,以感染观众。

演,要注意表情。曲艺是轻骑短刃,一两个演员往往要在工厂、田间、工地、哨所为成千上万的群众表演。表演时,要求演员靠声调、语气和面部表情的变化来表达思想感情,而形体动作和小道具的运用则是辅助性的。

评,要观点鲜明。演员在演唱中间,凡对书里的事物进行评论介绍,对书里的正面人物着重赞扬,对反面人物批判贬抑,都要观点鲜明。经常使用的手法有散文、韵白、唱词三种。散文的评,如评书《小技术员战服神仙手》:

各位:说这段书不比《三国演义》《水浒传》,那些书虽然热闹非常,然而距离2017-02-18 太远,借鉴之处究竟不多,也不比《荒江女侠》《深宫艳史》之类,毒素满篇,纯粹是荒谬怪诞之说。这一段新词儿思想斗争针锋相对,故事情节曲折、复杂。不仅蛮有趣味,而且发人深省。仔细听来,受益颇深。

韵白的评,如评书《艺海群英》:

年纪大约三十多,浓眉大眼嘴皮薄,半旧礼帽边沿破,衣衫纽扣半脱落,单褥一条随风颠,布鞋没跟露赤脚。畏寒守住空桌坐,客茶满斟没敢喝。果真是,江湖卖艺受奔波,流离失所苦生活!

唱词的评,如快板书《峻岭青松》:

老劲爷,身披晚霞多壮美,凛凛雄姿更威风。英雄事迹争传颂,高山峻岭立青松。

评,有时是夹叙夹评,在传统书目中称为人物赞。它用寥寥数笔塑造人物的神采和外貌,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噱,要趣味隽永。曲艺要有趣味性、娱乐性。相声是逗笑的,相声以外的其他曲种也要求有适当的“噱头”和“包袱”,使听众听了感到轻松愉快。

学,要绘声绘色。根据叙述故事情节和刻画人物特征的需要,演员表演时常常仿学方言、方音,以摹拟不同的人物。仿学市场叫卖声、戏曲唱腔,以描绘特定环境。有时也用鸡鸣、犬吠、马嘶声、军号声、枪炮声、火车声、飞机声等口技,使听众从声音形象上产生真实感。这种手法简洁有力。

说、唱、演、评、噱、学,这六种艺术手法,是从多数曲种当中提炼归纳出来的。个别曲种如弹词,还强调演员表演时要掌握乐器,如琵琶、三弦等,所以它的艺术手法中又多了一个“弹”。这只是大同中的小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