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智斗胡宗南

时间:2019-02-18  栏目:口才锻炼  

周恩来智斗胡宗南

1943年5月,共产国际宣布解散。www.benninghoven.com.cn国民党反动派得知这一消息,如获至宝,派胡宗南调集重兵,酝酿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此时,中共中央令周恩来离开重庆,返回延安。周恩来在回延安途中,又接到延安来电,让周恩来赴西安同胡宗南交涉。

胡宗南得悉周恩来将到西安,心中不免有些发愁。因为:一来,周恩来是他在黄埔军校时的老师(周为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虽然现在国共异途,各为其党,但一见面总不能撕破脸面,不认老师;二来,他深知周恩来是个谈判高手,辩才出众,国民党内无人能与抗衡,何况中共高举联合抗日的旗帜,万一周恩来责问自己为何破坏联合抗日,将无辞以对,势必造成难堪局面。想到这些,胡宗南皱起眉头思索对付的办法,盘算了半天,最后决定采取两项措施。

第一,通知陕西省主席熊斌等政界人士,如果周恩来找他们谈话,绝对不能承认要进攻边区。

第二,军队方面,由政治部主任王超凡准备在小雁塔下的司令部里举行酒会,款待周恩来和邓颖超。挑选三十名左右曾在黄埔军校学习的将级军官,各携带夫人出席作陪。对周恩来要貌似恭敬,以师礼相待;但内藏机谋,要轮番敬酒,把周恩来灌醉,使他无法施展其谈辩才能,还可以拆共产党的台!还规定:在酒会上称周恩来为周先生,称邓颖超为周夫人,对他本人则称胡宗南同志。

经过一番布置,酒会在7月10日下午举行。

胡宗南派秘书乘坐他的专用汽车,到七贤庄八路军西安办事处去接客人。由于邓颖超这天感到身体不适,不能出席,所以只有周恩来一人应邀赴宴。

在八路军西安办事处门口,周恩来问胡宗南的秘书:“贵姓?”

“敝姓熊,名向晖。”这位秘书答道。

周恩来一听,浓眉一动,眼睛中闪出惊喜的目光,同时用力紧握了一下这位英俊青年的手。原来,熊向晖就是几年前由董必武秘密派到胡宗南部队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周恩来虽然没有见过他,但很熟悉这个名字。

熊向晖乘司机不注意,用英语轻声告诉周恩来:“请小心,提防被灌醉。”

周恩来微微一笑。俗话说:“会无好会,宴无好宴。”他早料到这个酒会是“鸿门宴”,但是,他毫无顾虑,坦然自若地走向汽车。

汽车开到小雁塔下,胡宗南已经等候在会场门口。但见周恩来下车,便举手敬礼,接着陪同周恩来走进会场。这时,那些将军们正环坐在会场四周。王超凡赶紧喊了声:“起立!”将军们立刻应声而起,立正致敬。周恩来也大方地向他们挥手致意。

周恩来坐下后,便同胡宗南交谈。他刚提出了几个问题,胡宗南还没有回答,那个王超凡就站起来致欢迎词。致词结尾,王超凡高举酒杯说:“在座的黄埔同志先敬周先生三杯酒,欢迎周先生光临西安。请周先生和我们一起,祝领导全国抗战的蒋委员长身体健康,请干头一杯。”

周恩来心里有数,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沉着地站起来,举起酒杯微笑地说:

“王主任提到全国抗战,我很欣赏。全国抗战的基础是国共两党的合作。蒋委员长是国民党的总裁,为了表示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诚意,我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愿意为蒋委员长的健康干杯。各位都是国民党党员,也请各位为毛泽东主席的健康干杯!”

胡宗南、王超凡和那些举起酒杯的将军们都愣住了。他们本来想将周恩来一军,没有想到被反将了一军,于是手中的这杯酒喝又喝不得,放又放不下,只好僵立在那里。

周恩来等了一会,见无人干杯,就一面放下酒杯,一面仍然微笑着说:

“看来各位有为难之处,我不强人所难。这杯敬酒就免了罢!”

说完,他坐下来继续坦然自若地同胡宗南谈话。胡宗南嘴里敷衍着,眼睛却不断注视他的“第二梯队”——那些将军夫人们。

不一会,十几个满身珠光宝气的夫人,端着酒杯向周恩来走来。其中领头的一位夫人,像背书似的说:“我们虽然没有进过黄埔军校,但是都知道周先生在黄埔军校倡导黄埔精神。为了发扬黄埔精神,我们每人向周先生敬一杯。”等她背完,周恩来说道:

“各位夫人很漂亮,这位夫人的讲话更漂亮。我想问,我倡导的黄埔精神是什么?谁答得对,我就同谁干杯。”

她们一听都慌了神,个个张口结舌地答不上来。胡宗南只好亲自出马,为她们解围,他说:“2017-02-18 只叙旧谊,不谈政治。”

周恩来就对夫人们说:“那好,我们就不谈黄埔精神了,谈点别的。”接着,他同她们分别谈了几句,并把她们送回座位。那些夫人们虽然没有敬上酒,但能够和这位名扬天下而又风趣、知礼的周恩来交谈,感到很荣幸.所以个个笑逐颜开。

这时,胡宗南的“第三梯队”——十几位将军来到周恩来座前。站在最前面的一位说:“刚才胡宗南同志指示我们,2017-02-18 只叙旧谊。当年我们在黄埔军校学习,周先生是政治部主任,同我们有师生之谊。作为周先生的弟子,我们每人向老师敬一杯。”周恩来看着胡宗南说:

“刚才胡副长官讲,2017-02-18 不谈政治。这位将军提到我当过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政治部主任不能不谈政治,请问胡副长官,这杯酒该喝不该喝?”

胡宗南心想:糟糕!又被他抓住话柄了!他为了维护自己“令出如山”的威严,只好说道:“他们都是军人,没有政治头脑,酒让他们喝,算是罚酒。”

将军们遵命,大家引颈干杯。周恩来同他们握手、交谈,还询问了他们的姓名、职务。他们都很高兴,个个喜形于色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胡宗南见此情形,不禁恶狠狠地瞟了王超凡一眼,心想:你这蠢才,怎么请来了这么一批不中用的家伙,酒没敬成,反而给周恩来占了便宜!

王超凡也看了一眼胡宗南,似乎在安慰他:别着急,后面还有一张王牌呢!

果然,紧接着“王牌”就打出来了。这是又一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将军夫人。为首的一位手中还拿着稿子,走到周恩来面前照稿念道:“我们久仰周夫人,原以为2017-02-18 能够看到她的风采,想不到她因身体不适没有光临。我们各敬周夫人一杯酒,表示对她的敬意,祝她健康,回延安一路顺风。我们请求周先生代周夫人分别和我们干一杯。周先生一向尊重妇女,一定会尊重我们的请求。”周恩来仔细听她念完,然后认真地说:

“这位夫人提到延安,我要顺便说几句。前几年,延安人民连小米也吃不上。经过自力更生,发展生产,日子比过去好,仍然很艰难。如果让邓颖超同志喝这样好的酒,她会感到于心不安。我尊重妇女,也尊重邓颖超同志的心情。请各位喝酒,我代她喝茶。我们彼此都尊重。”

他举起茶杯,和夫人们手中的酒杯相碰;然后他将茶一饮而尽,夫人们只好自己喝酒。

“王牌”也不起作用,胡宗南无计可施。不过,经过这番较量,他懂得了:对于像周恩来这样一个厉害的对手,即使再上几个“梯队”,也无济无事。

这时,酒会已到尾声。周恩来掌握时机,站起来举杯说:

“感谢胡副长官盛情款待。我昨天到西安,看到朱德总司令于7月4日给胡副长官的电报。里头说,胡副长官已将河防大军向西调动,内战危机有一触即发之势。2017-02-18 我问胡副长官,这是怎么回事?胡副长官告诉我,那都是谣传。胡副长官说,他没有进攻陕甘宁边区的意图,他指挥的部队不会采取这样的行动。我听了很高兴,我相信,大家听了都会很高兴。我借这个机会,向胡副长官,向各位将军和夫人,敬一杯酒。希望我们一起努力,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打败日本侵略者,收复南京、上海,收复北平、天津,收复东三省,收复所有被日寇侵占的中国的山河土地,彻底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把我们的祖国建设成独立、自由、幸福的强大国家!同意的,请干杯,不同意的,不勉强。”

周恩来说完,便首先干杯。胡宗南也只得干杯。那些作陪的将军们、夫人们也都跟着干杯。

席散后,胡宗南陪着周恩来走出会场,边走边说:“我让熊秘书代表我接周先生,也让他代表我送周先生。”

于是,周恩来在熊向晖的陪同下回到了八路军西安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