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说废话术

时间:2019-02-18  栏目:口才锻炼  

巧说废话术

废话是同义反复,说废话令人生厌,然而可悲的是外交官又必须学会说废话,非所欲也,乃外交工作的特点使然也。www.benninghoven.com.cn对外交官来说,善于说废话或许也是一种本事。外交官肩负维护本国国家利益和促进与外国友好关系的重任,谈话自当字斟句酌。而在不能说或没有说但又非说不可的困境下,外交官就只能说起废话来。

18世纪俄国有一位杰出的外交官,名叫安德烈。伊凡诺维奇·奥斯契尔曼。此公善于把废话说成听起来不像是废话。关于他,有这样一段逸事:外国公使同奥谈了两个小时。乍听时,似乎内容比较丰富,但一走出他的办公室,外国公使就感到所获得的不像在奥的办公室那样多了。当代的基辛格博士也“有本事把连篇t废话’说得天花乱坠”。他访华时举行记者招待会,只见他连篇累牍,侃侃而谈,其实不少都被人戏称为“伟大的废话”。还有一个较典型的例子: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记者问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奥克兰一个比较敏感的关于柬埔寨的问题。奥答道:“对此我无可奉告。我们所声明过的就是我们的立场,我们的立场仍然像我们所声明过的一样。”奥这种回答尽是废话。

说的本是废话,但又要让别人听起来不像废话,有一个办法,便是“新瓶装旧酒”。老话却用新词来说,这是外交官必须具备的本事。过去美国人瞧不起苏联驻联合国的外交官,说他们呆板僵硬,是一些“不先生”。殊不知正是这些“不先生”却十分擅长于“新瓶装旧酒”。他们在联合国大会上往往抛出貌新而实旧的提案和建议,仅此一端,即非西方外交官所能望其项背的。

外交官说话,有时讲究说得笼统,说得一般。于别人,似乎是废话,但于外交官本人,可能是经多年锤炼而臻于成熟的标志。古代威尼斯使节所得到的训令是:“使者应该用对任何事都不承担责任的一般性词语来表达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