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工作实践中的伦理困境_社会工作概论

时间:2020-03-14  栏目:百科知识  

社会工作实践中的伦理困境_社会工作概论

3.社会工作实践中的伦理困境

专业伦理是社会工作者实践活动的指引。由于社会工作伦理守则中存在着不明确或无法明确之处,以及消极义务与积极义务并存等因素的影响,社会工作者在实践活动中通常会遭遇到伦理困境(ethical dilemma)。这种伦理困境可以概括为以下五类(罗肖泉和尹保华,2003:33—36):

第一,目标冲突导致的困境。社会工作最基本的目标在协助有需要者,并对社会问题予以关注及采取行动。这意味着社会工作同时将关注个人福利和社会问题作为目标。由此可能造成的伦理困境是:当弱势群体福利与健康人群福利发生冲突、个人自由与社会控制发生冲突、个案工作与社会运动发生冲突时,当做出何种抉择?

第二,忠诚冲突导致的困境。社会工作者要同时忠诚于案主、雇主、社会机构、职业及社会整体,这些忠诚有时相互冲突。如,案主往往相对软弱,依赖社会工作者争取利益;社会工作者相对于机构来说也是软弱的,机构掌握着工作者的工作机会。当案主和机构的利益与要求发生矛盾时,社会工作者应当首先忠诚于案主还是机构?

第三,责任冲突导致的困境。洛温伯格和多尔戈夫(Loewenberg&Dolgoff,1988)指出,社会工作伦理困境产生于社会工作者已接受的两个矛盾职责,一是当案主提出确保或增进个人福利的要求时,社会工作者有提供专业帮助的职责;二是不干涉案主自由的职责。既要求社会工作者运用专业知识和技巧帮助案主,又要求充分尊重案主自决权。当案主自由选择从专业角度来看不利于案主时,或者为了案主福利而须牺牲其自由时,社会工作者应当运用专业知识去干预案主的自我决定吗?

面临案主向你借钱,社会工作者应如何应对呢?

第四,角色冲突导致的困境。社会工作实践中的角色冲突表现在两个层面:一方面,社会工作者承担多种角色,而每种角色有不同义务。同一社会工作者的时间精力有限,究竟先履行哪项义务呢?另一方面,同一社会工作者处于不同角色时,会遭遇来自各方的期待。当这些期待难以两全时,他们就处于困境。(www.benninghoven.com.cn)

第五,利益冲突导致的困境。社会工作者的日常工作往往影响到不同人和群体的利益,这些利益都是社会工作者须考虑和顾及的但又往往不能两全。为了保护案主,工作者可能牺牲自己利益;为了保护这个案主,可能牺牲其他案主利益;为了增加案主福利,可能要呼吁社会制度的迁就;为了保持职业的纯洁,工作者可能告发同事的不道德行为。如此的复杂情况需要社会工作者裁决,应当优先考虑谁的利益?

社会工作的伦理困境也可归为“决策困境”和“结构困境”两种(徐震,2000:11—13)。

决策困境。(A)保密的程度与情况。如,案主告诉工作者“他决定伤害某人以发泄心中愤恨”,工作者就可能陷于“保密”则伤及某人安全、“泄密”则伤及案主信赖的两难。(B)自决的权利与尊重。案主自决涉及“尊重个人”,即视“自决”为案主个人之权利;同时涉及“发展个人”,即视自决为案主有权选择的过程,而形成“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之争论。如果坚持案主自由不容干涉,工作者应持“不判断”的态度;如果坚持案主有待协助,工作者应可为案主提供有利之目标。(C)自由意志与环境。个人行为出于个人的自由意志,或出于环境影响,是哲学上讨论伦理价值中分辨善恶与争论人性的焦点。这常对于工作者协助案主的处理方式造成不同判断,因而就有了治疗派与改革派的不同理论与利用。当工作者在衡量案主的问题由来时,需要细心地加以判断。主张理性主义者与研究行为主义者又背道而驰。(D)协助的方式与选择。重视过程者以“人”的发展为目标,不惜多用资源与时间,但求能发展案主的自助自决能力。重视结果者,以“事”的解决为目标,考虑节约使用资源和时间,但求当前问题的解决。在助人工作中,凡此两种方式的选择,要皆以案主的能力,案情的性质与环境的实况为其衡量的标准,只是工作者需要在诊断与治疗的决策上,下一点思考的功夫,有时,也可能陷入两难之境。

探讨和提炼专业社会工作在中国内地应用中的伦理困境,应该是进一步推进专业社会工作发展的前提。

结构困境。(A)弱势个人与强势社会的冲突。社会工作者经常代表弱势个人与强势团体进行谈判,由于工作者既要维护个人利益,又要维护社会正义,当两者发生冲突时,工作者即陷于两难之境。(B)案主需求与科层制的矛盾。社会工作者多受雇于福利机构,而为组织力量所控制,其工作目标常取决于机构的政策而非案主的需求。在科层体制中,“一切制度化”与“决策层级化”的压力下,工作者常会发现他自己对案主不是“照顾”而是“控制”;不是“增权”而是“安抚”,他似乎只能考虑行政效率,而无法谈到道德责任。(C)专业伦理与个人伦理的分际。(D)西方经验与本土文化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