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线_社会工作概论

时间:2020-03-14  栏目:百科知识  

贫困线_社会工作概论

2.贫困线

贫困线是界定个人和家庭的生活资金或资源的标准线,旨在以资产调查(means-test)为基础保证人们的基本生活(Gilbert&Specht,1976)。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人士或家庭可以视为贫穷。贫困线的制定可以作为政府扶贫政策的依据,可以协助估计社会保障支出和制定经济社会发展计划,还可以进行不同地区和时期的比较。制订最低生活保障线以舒缓贫困是负责任政府的义务,其建立和发展是适应当时当地社会背景的产物。

(1)常用制订方法

鉴于贫困线对社会工作的重要性,有必要对制定贫困线的方法进行专门说明。

市场菜篮法。该方法就是列出一系列生活必需品和服务,再计算在市场上购买这些必需品和服务所要支付的金额。市场菜篮法首创于朗曲(Rowntree,1901)在英国约克郡的贫穷研究,并曾被世界银行采用。市场菜篮法是上海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线的制订最初方法之一。制订者首先按照营养标准确定维持体力恢复的生活必需品清单,同时按中国营养学会提出的普通家庭膳食标准和1992年商品市场零售平均价格计算,参照物价指数和经济发展水平和财政状况,得出当年城镇居民每人每月最低生活消费标准为120元。根据前述的几种贫穷划定标准,市场菜篮法是根据标准性贫穷或绝对贫穷状态而制订的,对象基本上是处于绝对贫困状态的市民。该方法一般由专家或高级行政人员制订,其不足在于需要专门调查、行政费用高、人性化不足,人们只有按照专家或高级行政人员设计的食物消费标准,才能保证最低营养。与此同时,特殊需要者(如荤食者)就不能保证其需要得到充分满足。尽管如此,由于利于比较、简明易解、可保证大多数人的基本生活需要,该方法在不少国家和地区得到过运用。

食费对比法(恩格尔系数法)。该方法以食物支出占整体生活消费金额的百分比为基础,计算现时受助人的基本食物开支状况,然后代入中下层群体的恩格尔系数的分子来计算整体生活的基本开支金额。其原理是低收入家庭的食物开支主要用于购买生活必需品,食物开支比例越高说明其生活质量越差。美国在20世纪60年代就界定食物开支比例33%以上的家庭就是贫穷家庭,即恩格尔系数为33%,并发现贫穷家庭占美国总家庭数比例达到17%。如果某个家庭每月整体生活消费金额为900美元,而食物支出需要花费400美元,该家庭的食物支出占生活消费总支出的百分比达到44%,那么该家庭就被视为贫穷家庭,应根据法令予以补助。上海最初的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线也参照了恩格尔系数法。根据1993年上海市统计局提供的10%最低收入户的日常消费必需品数据,列出吃、穿、住、医、教育、服务等八方面必需品清单,定出当年城镇居民每人每月最低生活消费标准,并将郊县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分为近郊、远郊和海岛三种。食费对比法往往与家庭的消费模式有关,因而指标弹性较大,不易操作;而且,它需要专门调查,行政费用高。因此,实际应用时需足够小心。

生活形态法。本方法以社会大多数人的眼光确定哪些生活形态属于贫穷,再以调查方式找出哪些人处于这些形态,然后找出他们的收入边际线,而这边际线便成为当地的贫困线。汤森在1979年建立了60个基本生活标准指标;并调查了20 000个住户,发现其中40个指标与收入水平有很大关联;再基于其中20个指标建立了一套贫穷分数索引。如果缺乏某些索引项目即可视为贫穷住户。从不同住户所得的贫穷分数和相关住户收入,以社会援助支出比例来表达,就得出贫困线水平。在上海,家庭是否拥有电话、彩电、独立卫生设备等可以是判断是否贫困的重要指标。无法拥有上述设备者可以视为贫穷。由于个人或家庭的收入水平难以准确把握,而生活形态法能更好地反映民众生活水平,也较少规范受助者的生活形态,便于进行不同地区的标准比较。因此,该方法较优于以收入为基础的贫困线。

(2)国际贫困线

1976年经济合作组织对会员国进行了社会援助水平的调查,贝克曼(Beckman)据此建立了国际贫困线。即:于单身人士而言,贫困线相当于平均工资的1/3;于两人家庭而言,贫困线相当于平均工资;于三人家庭而言,贫困线相当于三人家庭平均工资的一半;依此模式类推。由于收入平均数易受极端数影响,因此,越来越多的学者主张以收入中位数替代平均数作为国际贫困线的依据。本法的优点在于简单易行、节省行政费用、方便纵横比较、受助者可以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而又不限制其生活方式。其不足之处在于需要准确把握民众的收入水平,而这在一个收入分配不透明、金融制度不完善的社会中有一定难度。

(3)选取原则(www.benninghoven.com.cn)

香港学者莫泰基(1999)认为,贫困线的选择应遵循一定原则。(A)是否公平。该贫困线与一般民众的生活水平相关,能保证人们的基本生活需要(世界银行标准2 400卡/天),进行适当调整以保证贫困人口分享经济发展成果(用通胀率调整较消极),应该较少规范受助人的生活形态。(B)是否有效率。该贫困线不需要专门调查(可由二手资料获取数据),容易制作和操作,从而节约行政费用,基本逻辑和方法避免矛盾(即合理并被政府接受)。(C)是否让公众参与。该贫困线的定义容易让公众理解和参与,得到不同利益团体的支持,从而反映目标的共识性。莫泰基认为前述几种方法具有如表1-1所示的特性。

表1-1 四种制订贫困线的方法比较

img2

(续表)

img3

贫困线的制订是政府行为。某个国家或地区的贫困线模式并不一定适用于另一国家或地区,贫困线本质上是政府整合当地诸多因素后产生的“理性”产品。

贫困线的选择要体现几个原则。其一,公平和参与原则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内涵,而效率原则有管理主义的意识。其二,不同原则可能存在矛盾。如,要“较少规范市民生活形态”以体现公平,就可能“需要专门调查”,从而影响效率;要“合理并被政府接受”,就可能与“得到不同利益团体的支持”存在矛盾。其三,贫困线选择应该是理性的,需要政府、利益团体和领取者等多个视角的整合,要注意领取者享受水平与就业者最低收入之间的合理差距,要注意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与资源可行性的平衡。在实践中,贫困线选取可能是依托某个标准或某些标准的结果,是在当时当地场景中对公平与效率的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