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路名_大陆脚游台湾——行走台北

时间:2020-02-07  栏目:百科知识  

台北的路名_大陆脚游台湾——行走台北

行走在台北街头,常常看见南京路、杭州路、承德路、长春路、温州路等等,倍感亲切。

这些路名大体上是按照中国城市的东南西北位置去命名。比如南京路——南京东路和南京西路,是横穿东西方向的主干道,位于台北市区中部,而重庆路——重庆北路和重庆南路,是纵贯南北方向的主干道,位于台北市区西部。吉林路在市区东北,西藏路、西宁路在市区西部,而桂林路则在贵阳街的南面。

这种用中国城市的东南西北位置去命名路名的方法,对于来自上海的我格外熟悉,因为上海率先采用这种命名方法。据查证,在上海的英租界开辟之初,路名是随意取的。1862年,英美租界合成公共租界,为整顿租界内路名,1862年5月5日,英国领事麦华陀发布了《上海马路命名备忘录》,制定了凡南北走向的街道以各省的名称命名,东西走向的街道以城市名称命名的原则。另外在命名时,相应照顾到城市或者省份的东南西北位置。所以在上海,东西方向的北京路在南京路之北,南北方向的浙江路在四川路之西。大连路、齐齐哈尔路在上海东北角,桂林路、钦州路在上海西南角。

这种用城市或者省份的名字命名的方式,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稳定。城市或者省份的名字都是中性的,不带政治色彩。所以上海的这些用城市或者省份的名字命名路名,历经租界时代、民国时代直至新中国成立后,都没有改变。上海的南京路、北京路,经过100多年,至今仍在沿用,而路名的稳定性却正是最重要的,朝令夕改会给人民生活带来诸多麻烦。

image

台北的门牌上写着“宁波西街”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台湾结束了日本长达半世纪的殖民统治,国民党当局接收台湾,发现台北许多路名日本化了,诸如“桦山町”、“太平町”、“荣町”、“西门町”等等,这些路名带有浓重的殖民色彩,必须重新命名。当时负责命名的建筑师,是来自上海的郑定邦,他就沿用了上海的以城市或者省份的名字命名的方法。

由于当时的北京叫北平、乌鲁木齐叫迪化,至今台北仍然沿用当时的命名,即北平路、迪化街。民进党中央党部就在北平东路,而迪化街则是著名的年货街。敦化,中国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一个小县城,而以敦化命名的敦化南路、敦化北路却是台北主干道之一。

不过,国民党当局并没有全部用中国城市或者省份的名字给路命名。

中山路是中国非常普遍的路名,台北同样也命名了中山区、中山路——中山北路、中山南路,以纪念孙中山先生。以孙中山命名的“中山高速公路”,横贯台北市区北部,是交通要道。

中山南路南端,与罗斯福路相接。那是台北一条以美国总统的名字命名的长长的道路。那是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罗斯福跟蒋介石交往颇多,共同抗击德、日、意,所以在蒋介石主政台湾时就命名了这条罗斯福路。这使我记起在乌克兰的雅尔塔,也有一条罗斯福路,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斯大林这“三巨头”聚会雅尔塔,举行著名的“雅尔塔会议”,所以在雅尔塔有了以美国总统罗斯福命名的道路。我常去中正纪念堂,那里就是中山南路,而台湾大学则在罗斯福路。

在台北,还有一个“麦帅新城”。所谓“麦帅”,是以美国麦克阿瑟将军命名的。在朝鲜战争中,麦克阿瑟是美军统帅。正是朝鲜战争,使当时刚刚从中国大陆败退到台湾、立足未稳的蒋介石,得以喘息。

image

“518路”公共汽车是从“麦帅新城”驶往台北车站的。这“麦帅新城”是为了纪念美国麦克阿瑟将军而命名的

1945年8月台湾从日本殖民统治下解脱出来,在当时称作“光复”,而“复兴”也是当时的高频词,所以在台北也就有了光复北路、光复南路、复兴北路、复兴南路。我去过国父纪念馆多次,那里便是光复南路,而常去的太平洋崇光百货以及中兴百货、微风广场则坐落在复兴北路上。

国民党奉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所以台北也就有了东西向的民族路、民权路、民生路。

国民党倡导“四维”、“八德”作为行为道德标准。记得我在上小学的时候,还是国民党统治的年代,一进礼堂,主席台上方是“礼义廉耻”四个大字,而左右则是“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八个大字。“礼义廉耻”就是“四维”,“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便是“八德”。“四维”、“八德”原本是儒家思想的精髓,中华文化的结晶。孙中山在《三民主义之民族主义》第六讲中,倡导“八德”。孙中山说:

讲到中国固有的道德,中国人至今不能忘记的,首是忠孝,次是仁爱,其次是信义,其次是和平。这些旧道德,中国人至今还是常讲的。但是,现在受外来民族的压迫,侵入了新文化,那些新文化的势力此刻横行中国。一般醉心新文化的人,便排斥旧道德,以为有了新文化,便可以不要旧道德。不知道我们固有的东西,如果是好的,当然是要保存,不好的才可以放弃。

蒋介石在1929年3月也提出“三民主义教育宗旨”,以“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为国民道德标准。他在1934年发动“新生活运动”,确立“礼义廉耻”为“国之四维”,并解释说:“礼是规规矩矩的态度,义是正正当当的行为,廉是清清楚楚的辨别,耻是切切实实的觉悟”。

在台北,有四维路,也有八德路。梁实秋夫人曾经住在台北四维路,我给她写信时总要写上四维路,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国民党中央党部以及《中央日报》社,则在八德路。

不过,四维路、八德路都不热闹,知名度不高,而以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命名的4条东西向的平行大街,拦腰横穿台北市中心,又长又繁华,知道的人就很多。忠孝路、仁爱路、信义路、和平路,由北向南,依次排开。忠孝路分忠孝东路、忠孝西路。交通枢纽台北车站在忠孝西路上,而忠孝东路与复兴路的交叉口那一站叫“忠孝复兴”,是捷运的重要枢纽站。仁爱路是台北的景观路,路的两旁种植了高高的棕榈树。仁爱路的西端是“总统府”,东端是台北市政府。迎接来访的贵宾时,车队往往驶过仁爱路,所以仁爱路被称为“迎宾路”。信义路的西端是中正纪念堂,东端是繁华的信义商圈,其中包括著名的台北101高楼、世贸中心、“纽约纽约”购物中心。和平路分和平东路、和平西路。和平西路西端一直到淡水河,和平东路则经过台湾师范大学。

台北还有纪念辛亥革命的辛亥路。

台北有的路名是以原住民的语言命名的,其中最著名的是凯达格兰大道,下文将会详细述及。在台北西南,有一条艋舺大道,这“艋舺”,也是原住民平埔族的语言,是独木舟的意思。北投是台北温泉密集的地方。“北投”在原住民平埔族语言里是巫婆的意思。

我注意到,在上海如果一条马路很长,会分为东路、中路、西路,然而在台北只有东路、西路,没有中路。在上海,“中路”很多,如淮海中路、延安中路、四川中路等等。台北对于很长的路,采取分“段”,则是上海没有的。例如忠孝东路五段、南京东路四段、八德路五段、辛亥路三段、基隆路四段等等。

台北的路名牌绿底白字,我注意到在繁体中文路名下方是一行汉语拼音路名。这是2007年马英九担任台北市“市长”时做出的决定。在当时曾经受到民进党的激烈反对,认为采用汉语拼音意味着被大陆“统一”。当时的民进党主席谢长廷说,虽然汉语拼音目前有十几亿人在使用,但不代表就得一律使用汉语拼音。他认为,语言不只是沟通问题,也有文化和土地认同问题,台湾要国际化不一定要透过大陆来国际化,台湾也可以和国际接轨。马英九针锋相对说,中文译音采用汉语拼音是为了考虑国际趋势和与世界接轨,不要一意孤行,更不宜涉及意识形态和政治因素。台北市“民政局”局长林正修也表示,只因为大陆使用汉语拼音,台湾就不采用,这个理由实在太荒唐了,毕竟汉语拼音已经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拼音方法。由于马英九的坚持,台北市的路名牌写上了汉语拼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