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石头村_在路上遇见你

时间:2020-02-06  栏目:百科知识  

寻访石头村_在路上遇见你

踏雪进太行,一路白雪皑皑,山势逶迤。快中午时来到邢台县的英谈村考察。

依山而居的村落,车是无法进村的。镇长和村支书在村口迎接我们。还有两个村民手持铁锨铲来沙子垫在车轮下,才使我们的车子爬上有冰的陡坡绕道村子的另一侧停车。我们则在村长引领下,踩着冰雪拾级而上,进入山村的东门。

这个古村落保留了完整的石头建筑古民居,很具特色。

传说唐代黄巢起义军失败后曾退居驻扎这一带,村名英谈疑为“营盘”之演变。村落有几大特点:除了石头做原料依山顺势而建外,一是村落为山岭所掩蔽,在外面看不到,而在村里俯瞰山外一清二楚。二是小小村落建有四个石拱城门,在古代战争中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三是家家户户有正门有后门,全村户户相联通。四是有整套完备的取水(每家都有简易蓄水井)排水系统,令今人叹为观止。房舍之间均有地下排水沟,窄窄的街道上还有石拱小桥;走进一家农户,可见山泉水涓涓而流,蓄水池结着薄冰,旁边就是炉灶,舀上一瓢水就可生火煮饭。五是建筑风格独特,远观房子为一层,走进院落才发现是二层楼阁。门楣、窗棂、木刻、屏风照壁都保留着古朴的原貌,连木窗棂上的窗户纸都是那种传统的绵纸。

村支书告诉我们,英谈村600多口人多姓路,村子最初有路氏四兄弟,从明代开始居住于此,繁衍生息至今。我问村里有无他姓居民,支书说,有,都是男到女家倒插门在村里落户的。

可以想见,在几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封闭的山村躲过了兵燹灾祸,鸡鸣犬吠是村子的音乐,东家媳妇生子、西家老人送终都是村落的大事,街坊怄气、邻居吵嘴是全村的热门话题。就这样日出日落,冬去春来,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一代代繁衍生息,当年的四兄弟发展到现今的100多户、600多人。(www.benninghoven.com.cn)

走在户与户之间形成的小街上,一个小孩儿跟着小狗后面跑得颠颠地,三、五老人手拄拐杖在房前晒太阳,悠悠然,默默然;村头,三个妇女在用泉水洗衣物,虽是隆冬,农妇在自然形成的石搓板上使劲搓洗着,……岁月就是这样像溪水一样缓缓流过身旁,一副不知有汉何论魏晋的世外桃源景象。

小山村地面金贵无比,所以各家各户都院落狭窄。支书带我们来到一个相对比较宽阔的院落,正门屏风用一块龟背化石做照壁。支书介绍说,这儿曾经是当年国民政府河北省主席鹿钟麟的住所,抗战时期,八路军129师师长刘伯承曾到这里与鹿钟麟晤谈。没想到,小小村落与当年抗日烽火息息相关,留下些许红色的历史记忆。支书指着院里墙根的一尊石头澡盆说,那就是鹿钟麟当年洗澡用的澡盆……不善言谈的山里人,居然言词呐拙地穿凿附会历史的细节,引得我们会心的一笑。

英谈村前几年被一些来太行山写生的画家发现,有些画家就在村里住下来,泼墨写画,回去后口口相传,使得小村渐有名气。到2007年,被上级有关部门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于是,旅游开发被当地提上日程。祖祖辈辈靠山场上的板栗树和少许耕地过活的山民,不断接待一批批前来参观考察的各色人等,昔日夜不闭户的石头古堡,在走向现代化的进程中终于打开了山门。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出了英谈古村的西门。古村外,已有不少村民把新的砖瓦房盖在古村落之外。村头道边那颗高高的柿子树,历经百年风霜,遒劲而沧桑地斜倚在人工树起两个支柱上,成了古老村落的某种象征性标志。旁边的板栗树,在料峭的寒风里,凛凛而立,伴着巍巍太行,披着皑皑白雪,构成了一幅深沉凝重的雪日太行图。

可惜,这季节写生的画家们都躲进城里的暖气屋里了。

2008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