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文坛上当之无愧的领袖人物,不仅徐州本地的文人争相与苏轼交往,外地的士人也纷纷向他靠拢_

时间:2019-08-02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 次

作为文坛上当之无愧的领袖人物,不仅徐州本地的文人争相与苏轼交往,外地的士人也纷纷向他靠拢_

随着人生思考的逐步深化,思想的日益成熟,苏轼在知识分子中享有越来越高的声誉,人们都知道他不仅诗词文冠绝一时,书法、绘画也是当时翘楚。徐州本是文人荟萃之地,三五之夜,雨雪之朝,评诗品画的雅集长盛不衰。苏轼总是聚会的中心,他谈笑风生,妙语连珠,常常道人所未道,使所有人感到既轻松愉快,又获益匪浅。频频雅集中,苏轼有机会欣赏到许多稀世的古代绘画珍品和同时代画家的名作,同时也留下了一系列精美绝伦可以与这些珍品相媲美的题画诗。题画之风盛行于宋代,苏轼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的题画诗或结合绘画发表可贵的艺术见解,或着重对画面作生动形象的描写,都能做到既不离画中景物,又能缘物寄情,生发议论,给人以美的启迪和享受。《李思训长江绝岛图》便是其中最为脍炙人口的一首:

山苍苍,水茫茫,大孤小孤江中央。

崖崩路绝猿鸟去,唯有乔木搀天长。

客舟何处来?棹歌声抑扬。(www.guayunfan.com)沙平风软望不到,孤山久与船低昂。

峨峨两烟鬟,晓镜开新妆。

舟中贾客莫漫狂,小姑前年嫁彭郎。

李思训是唐代著名画家,山水画北宗的创始人。面对这幅气势苍茫的《长江绝岛图》,苏轼深深地沉醉其中。诗的开头实写画中景物,展现出宽阔雄伟、奔腾浩荡的长江,以及两岸陡峭险峻的山势。接着,从江流深处一点云帆引发出丰富的想象,以拟人的手法,将大小孤山当作两位绝代佳人:迷蒙的峰峦是她们的发髻,水清江平则是清晨梳妆的镜子,她们秀美的姿容令舟中路过的商贾不禁心生爱慕,情歌高唱……最后两句结合民间小姑嫁彭郎的传说,采用谐音的手法,把“孤”与“姑”、“彭浪(矶)”与“彭郎”的传说联系起来,巧结姻缘,谐趣盎然,戏语中流露出对江山如画的无限赞美。江流的激水,起伏的小舟,美丽的小姑,孟浪的贾客,还有那悠扬的歌声,诙谐的笑语,构成富有浓郁生活气息的戏剧场面,将一幅静态的山水画描绘得活泼有致,生气淋漓。

作为文坛上继欧阳修之后当之无愧的领袖人物,不仅徐州本地的文人争相与他交往,外地的士人也纷纷向他靠拢。前辈中像司马光这样威重士林的大学者,每有新作总不忘千里迢迢地寄赠给他,互相唱和。自熙宁三年离京外任,司马光即在洛阳买地筑园,名为“独乐”:

樽酒度余春,棋局消长夏。

——《司马君实独乐园》

他不问政事,深居简出,却与苏轼保持着密切的通信联系。年轻一辈更是争先恐后,纷纷向他求教,拜他为师,以出入“苏门”为莫大的荣耀。

远在大名府(治所在今河北大名东北)任国子监教授的黄庭坚(字鲁直),寄来书信和两首《古风》求教,表示愿意列在苏轼的门下,诗中将苏轼比作高崖的青松,自己则是深谷的小草,坦诚地表白:

小大才则殊,气味固相似。

黄庭坚是李常的外甥,孙觉的女婿,苏轼早就从这两位好友那里听说过他的名字,也读到过他的诗文,当时就“耸然异之,以为非今世之人”,认为他“超轶绝尘,独立万物之表,驭风骑气以与造物者游”,是“精金美玉”似的出色人才。(《答黄鲁直书》)如今收到他寄赠的书信和诗歌,苏轼分外高兴,在回信中说:

今者辱书词累幅,执礼恭甚,如见所畏者,何哉?轼方以此求交于足下,而惧不可得,岂意得之于足下?喜愧之怀,殆不可胜。

又说,他的《古风》二首,“托物引类,真得古诗人之风”,并且立即回赠了两首《古风》,称赞他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蟠桃,而自己则是路旁无人采摘的苦李。从此,两位北宋文坛上的泰斗缔结了亲密无间的深厚情谊。

不久,另一位年轻作家秦观(字少游)也从高邮来到徐州,专程拜谒苏轼。这是一位浪漫而多情的诗人,民间盛传的“苏小妹三难新郎”,就是以他为男主角。尽管这个故事纯属虚构,于史无凭,但是,徐州之会以后,他与苏轼的亲密往来和终生不渝的友谊却是千真万确的。他在诗中说:

我独不愿万户侯,唯愿一识苏徐州。

愿执弟子之礼。苏轼对他十分欣赏,称许他:

谓是古人吁莫测,新诗说尽万物情。

——《次韵秦观秀才见赠,秦与孙莘老、

李公择甚熟,将入京应举》

相信他终究会“忽然一鸣惊倒人”(同上),表现出提携后辈的极大热情。关于他俩的相识,《冷斋夜话》中曾记载了一个极富戏剧性的故事。相传在此之前,有一天,秦观听说苏轼将会路过扬州,便模仿苏轼的笔调语气,预先在一座古寺的壁上题诗一首。不久,苏轼到达扬州,访求名胜,来到这座古寺,看到壁上题诗,不禁大吃一惊,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在好友孙觉那里读到秦观的诗词数十篇,这才恍然大悟,说:“向书壁者,定此郎也。”

除了黄庭坚和秦观,晁补之、张耒、陈师道、李(zhì)也先后求列于苏轼的门下,因被称为“苏门六君子”,前四人又称为“苏门四学士”,这些人日后都成为北宋文坛上的璀璨群星。

诗僧参寥也在这个时候来到苏轼的生活中。他是由秦观引见,风尘仆仆地从杭州赶来的。这位闲云野鹤式的人物,不仅风标高洁,而且才思敏捷:

新诗如玉雪,出语便新警。

——《送参寥》

苏轼与他一见如故,结为终生挚友,两人一起谈诗论道,游山玩水,相从逾月。当然,以苏轼滑稽好谑的个性,有时也不免要和参寥开开玩笑。一天,苏轼会宴郡僚,酒过三巡,兴致勃发,对座客说:

“参寥不来参加这次聚会,咱们可不能轻易放过他。”

于是带领众宾客前往参寥住处,数名侑酒的红妆歌伎也相随簇拥而至。当时参寥正在窗前吟诵经文,见此情形,心中早已猜到了八九分,他彬彬有礼地请大家随意就座。寒暄几句之后,苏轼便叫一名歌伎献上纸笔,求诗一首。这位徐州名妓袅袅婷婷来到参寥跟前,美目流盼,娇音轻啭,一心想要赢得这位超凡脱俗的大师几声不能免俗的夸赞。当时屋子里十多双眼睛盯着,参寥也不觉尴尬,他微微一笑,援笔写道:

寄语巫山窈窕娘,好将幽梦恼襄王。

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春风上下狂。

诗歌既巧妙地恭维了这位歌伎,顾全了她的面子,又不失出家人的身份。你虽如巫山神女般窈窕迷人,却只能令楚襄王这样的多情种子相思入梦,而我禅心寂寂,如飞絮沾泥,即使春风骀荡,也不会起伏癫狂。苏轼读后叹赏不止,一则为他心胸清空,襟怀不染,一则为他才思敏捷,出人意表,他说:

“我也曾见飞絮沾泥,寻思可以入诗,不想今天被参寥先用了去,可惜!可惜!”

此后,苏轼逢人就夸,在写给文同的信中说:

其诗句清绝,与林逋(宋初隐士,诗人)上下,而通了道义,见之令人肃然。

又对秦观说:

“参寥真可人,太虚与之不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