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借法案,解决危机_关于丘吉尔的事迹

时间:2019-08-02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1 次

租借法案,解决危机_关于丘吉尔的事迹

1940年,英国和美国的合作关系不断加强。从法国沦陷后,丘吉尔便考虑到了美国对这场战争的重要意义,而现在英美关系正朝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这令他多少有些安慰。

1940年6月,当大英帝国在法西斯的眼中似乎即将崩溃,而法国则几乎一蹶不振的时候,意大利在非洲大肆扩张。利比亚、厄立特里亚、阿比西尼亚和索马里已构成了一片广大的领土。在这片土地上,有将近25万意大利殖民者,在40万人以上的意大利和土著军队的保护下苦心经营,已开始“繁荣”起来。

9月5日,丘吉尔用谨慎的措辞正式通知下院,并且获得了他们的同意。随后,即把美国的驱逐舰编入现役舰队,在大西洋海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到了9月份,形势日趋紧张,希特勒进一步加强了对伦敦和英国本土的轰炸。一天,正当丘吉尔同几位军官坐在空军第11战斗机大队帕克将军的办公室的时候,一位军官送来了一份空军部的通知,说所有德·王尔德厂的弹药储存都已用尽。这个厂的弹药,战斗机驾驶员最喜欢使用,如今这个工厂已被炸毁,丘吉尔看出,这对帕克是个沉重的打击。可是,这位将军吸了一口气停了一会儿坚信地说道:“以前没有这种弹药我们也打过胜仗,现在没有,还是能照样打下去。”

与此同时,德国即将入侵的迹象日益增加。从空中摄影中获悉,集结于荷兰、比利时和法国港口及河口的自动推进驳船不下3000只。面对这种情况,丘吉尔一直在考虑:德国人是否会来个突然袭击?他们会不会有坦克登陆艇或其他什么更厉害的武器?为了粉碎敌人的入侵,丘吉尔命令空军所有的夜间轰炸都集中于德国人准备出发的港口,他们每天晚上似乎都在那里用驳船和其他船只进行登船、下船的演习。但从空中摄影看,轰炸效果甚微。为此,首相致函空军大臣说:“这些摄影给我的印象是:轰炸机显然没有能力击中那些大批集结的驳船。我想,只要顺着那些排成长方形的船队连续投几颗爆破弹,就会引起一片混乱;而我发现,除了港湾入口处的几只驳船显然遭受破坏外,其余的都安然无恙、秩序井然,这的确令人大失所望。难道就没有办法加以改进吗?”为了粉碎敌人的入侵,英国国防委员会决定,尽快扩建55个步兵师,新建10个装甲师,并需生产大批的飞机、坦克、军舰和其他各种轻重武器,来武装新建的部队和数以百万计的国民自卫军。前线急需武器,人民急需武装,但这除了国内加紧生产外,还必须仰赖于美国的慷慨援助。(www.guayunfan.com)1940年是美国的大选年,这也给正顺利发展的英美关系增加了变数。按照美国政治传统,总统不得第三次连任。但在激烈的战争使世界局势日渐严重的特殊背景下,这一传统被罗斯福打破了,他又一次接受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虽然民主党与共和党在美国国内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但在对待正在顽强抗击法西斯侵略的英国人民的态度上,双方争相表现出热切的关注和坚决的支持。尽管如此,丘吉尔还是希望和与自己已经能推心置腹、亲密无间的罗斯福打交道,而不愿“同一个在思想状况和个性上都陌生的人从头开始交往”。他急切地盼望知道美国大选的结果。

当11月6日传来罗斯福第三次当选总统的消息时,丘吉尔深感庆幸,立即致电表示祝贺。而罗斯福在重新当选后的第三天就公开宣布,按“根据实际经验得来的办法”分配军火产品,即大致上一半分给美国军队,另一半分给英国和加拿大军队。美国战时物资优先分配局同意在英国已订购的11000架飞机之外,再供应12000架。使丘吉尔头疼的问题是这笔钱怎么付。11月中旬,洛西恩侯爵回国述职时,与丘吉尔一起用全部心思来考虑困扰着他们的“美元问题”。

在宣而未战的“晦暗不明的战争”中,英国政府的政策是尽量节约使用美元;而当1940年5月以后,战况急转直下,此时上台的丘吉尔政府面对可怕的现实,“遵循了一个比较简单的政策,也就是说,我们尽可能地订购一切物资而把未来的财政问题交给‘永生的上帝’去解决”。自6月以后,英国又把法国在美国的订购单全部接了过去,使其外汇开支几乎增加了1倍。到11月止,英国按照一年前美国在废止中立法之后确定的“现金购货、运输自理”的新原则,付清了所收到的一切货物的货款,支付了45亿美元以上的现金。剩下的20亿美元中,大部分是不能即刻售出的投资,而且即使全部卖掉英国的黄金和海外资产,也不够新近订货的一半货款,何况战事的发展必将使订货以10倍的需要增加,而英国政府为了应付日常使用,还得在手头上留点儿钱。若是因为没有钱就削减订单,这也是不能考虑的。丘吉尔认为:“归根到底,最大的节约就是缩短战争。”剩下的唯一办法,似乎就是说服美国人尽可能地对英国给予援助。

财政问题尚未解决,灾难就接踵而来。考文垂是英国主要工业城市,在英国建筑史和工业史上占有重要地位。1940年11月14日晚间,考文垂遭到德国空军的疯狂轰炸,500多家店铺和5万间民房被炸毁,12家飞机零件工厂处于瘫痪状态。12月8日,丘吉尔给罗斯福发了一份请求援助的信件。罗斯福在乘“塔斯卡卢萨号”前往加勒比海视察西印度群岛上的新基地的途中收到了丘吉尔的长信。在这封信中,丘吉尔对战争的总形势及其在新的一年中的发展作了展望,详细地说明了生产和运输两方面的紧急问题,以及德国飞机和潜艇袭击造成的危险,坦率地摆明了英国财政的困难状况,并要求美国更迅速地提供更多的援助。

丘吉尔在信中说:“我不相信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会认为,把他们慷慨答应给予我们的援助,限制于要立即付款才能供应的军火和商品,是符合于指导他们行动原则的。请你相信,为了正义事业,我们是决心要忍受一切痛苦,作出最大牺牲的,而且我们也将因为我们是维护这一事业的斗士而感到光荣。我们满怀信心地把其他的事情留给你和你的人民去考虑,我们深信,你们是一定能够找到将来为大西洋两岸的子孙后代赞扬的途径和方法来的。”

“总统先生,”丘吉尔说,“如果你认为摧毁纳粹和法西斯暴政对美国人民与西半球是一件大事,那么,你就不会把这封信看成是乞求援助的信,而将把它看做是一份陈述书,其中说明为了达到我们的共同目的应当采取的最低限度的必要行动。”这封信还附有一个统计表,列明在这段时间内,英国、同盟国和中立国的商船因遭受敌人的袭击共损失583艘,总吨数为245万吨。其中英国损失为382艘,总吨数为171万吨。此外,还损失了大量的飞机、军舰、坦克和大炮。这封信是丘吉尔在战争期间写的最重要的书信之一。

据哈里·霍普金斯后来告诉丘吉尔,罗斯福坐在他的帆布躺椅上一再看这封丘吉尔自认为是“最重要的书信”,然后绞尽脑汁,默默沉思。罗斯福得出的决策是,“把造好的船只租借给”英国使用。这样做,既有法律依据,亦有大量先例可循。

罗斯福在12月16日从加勒比海归来后,第二天便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明了他的计划。他用简明易懂而又十分有说服力的语言说:“如果我的邻居的房子着了火,而我在离他四五百英尺远的地方有一条浇水用的水龙带。如果他能拿我的水龙带去接在他的水龙头上,那么我就可以帮他把火扑灭。现在我怎么办呢?在救火以前,我不会对他说:‘邻居,找这条水龙带值15美元,你得给我15美元才能用。’不能这样做!那怎么办呢?我不要这15美元——在把火扑灭之后,我把水龙带拿回来就是了。”他还说:“毋庸置疑,绝大多数的美国人都认为,美国最直接有效的防卫在于大不列颠之得以保卫其本身。因此,姑且不谈我们在历史上和在当前对在全世界维系民主制度是否感兴趣,就是从自私的观念和美国的国防出发,我们也应竭力帮助大英帝国去保卫它自己。”罗斯福最后说:“我打算消除美元符号。”

4天以后,决定实行租借的法案提交到了国会,标题是《进一步促进美国国防和其他目的法》。就这项法案展开的辩论非常激烈,远远超出了国会的范围。“美国第一主义者”和援助盟国以保卫美国委员会在全国各地利用电台广播、传单和报纸上的声明制造声势。国会收到了成吨的信件,好斗分子还在国会议员的办公室里静坐。双方都认识到,租借标志着一种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的局面:如果批准这项法案,那就意味着美国已经从一个慎重的中立国变成了一个活跃的非交战国。

国会山上的孤立主义者深知这是他们成败的关键一仗。汉密尔顿·菲什愤然说,1776号法案,将使美国国会的权力变得不比德意志帝国国会的多。约翰逊在国会作证说,《租借法案》无异于“大发慈悲,要向全世界施舍糖果”。奈伊参议员连续发言12个小时,喋喋不休地反对《租借法案》。密苏里州参议员克拉克称之为“战争法案”。林白上校说,英国的事业毫无希望,美国应该用它的武器进行自卫。参议员惠勒则把租借比作1933年毁坏农作物的做法,称之为“白痴法案”,并在广播讲话中断定,总统是要求国会“破坏国际法”,而租借计划就是对外关系中的“新政”“三R计划”,这意味着在每四个美国人当中就要埋葬一名青年。罗斯福气得脸色发青,他在记者招待会上称惠勒的讲话是“最虚伪、最卑鄙、最违反爱国主义的。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生活中最卑鄙的公开讲话了”。并请记者直接引用这句话。有一群自称是“反对1776号法案的母亲十字军”的人,来到弗吉尼亚州参议员卡特·格拉斯的办公室门前静坐示威。格拉斯通知了联邦调查局,然后对记者说:“应该调查一下她们到底是不是母亲,为了我们种族纯洁,我倒是真的希望她们没有孩子。”

此后经过了两个多月的“美国历史上最激烈的辩论”,大多数美国人都赞同了罗斯福的想法。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租借法案》,由于罗斯福总统的力主而在国会上通过了。斯大林、丘吉尔和所有反法西斯国家的领导人都对《租借法案》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丘吉尔说:“这在任何国家的历史上都是最光明磊落的行为。法案一通过,就马上改变了英国的整个局面。它使我们能够通过协定而无拘无束地为我们的一切需要制订包罗万象的长期计划。没有规定偿付的条款,甚至连以美元或英镑计算的正式账目也没有。我们所得到的东西,全是借的或租借的,因为我们对希特勒暴政的继续抵抗,被认为是和伟大的共和国休戚相关的。按照罗斯福总统的说法,今后决定美国武器去向的,不是美元而是美国的国防。”

12月30日,罗斯福发表了著名的“炉边谈话”。他指出:“危险就在眼前,我们必须防患于未然。但是我们深知,我们不能爬上床去,用以被蒙头的办法逃避危险……如果大不列颠一旦崩溃,所有我们整个美洲的人即将生活在枪口之下,枪膛里装满一触即发的子弹,经济的和军事的子弹都有。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就我们所能支配的人力和物力生产武器与舰只。”最后,他推出一个广为传诵的著名论断:“我们必须成为民主国家的大兵工厂。”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英国的战况和与丘吉尔交换意见,1941年1月初,罗斯福派霍普金斯作为自己的私人代表飞往伦敦。霍普金斯与丘吉尔之间建立了亲密关系,也给丘吉尔留下了深刻印象。几天之后,霍普金斯通过电报向罗斯福提出全面报告。这20多天来,他和丘吉尔一起度过了12个夜晚,并同朝野人士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和讨论,其中有帝国总参谋长约翰·迪尔爵士,第一海务大臣达德利·庞德上将,空军参谋长查尔斯·波特尔爵士,以及战斗机和轰炸机司令部的长官们。霍普金斯还参观了斯卡佛洛、多佛沿岸的防御工事以及一些城镇和机场。通过大量的调查研究、参观访问,他获得了有关英国国防的“清晰的感性认识”,而且对指挥国家战斗的核心人物也有了进一步了解。

霍普金斯的英国之行,增进了美英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了解,对加强两国的军事合作,发展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从1940年以来,美国政府已经逐渐同英国结成一种非正式的同盟关系。尤其在军事方面,到1941年12月,美国海军担负起了护送英国商船的职责,美国实际上已在大西洋进行着一场不宣而战的战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