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远县・(民国)建立钧培图书馆碑_石碑上的历史

时间:2019-07-05  栏目:百科知识  

镇远县·(民国)建立钧培图书馆碑_石碑上的历史

该碑现立于镇远县第一中学的校园内。青石质,方形。碑身高160厘米,宽80厘米。

2013年11月26日拓。

【释文】

钧培图书馆序(www.benninghoven.com.cn)镇远在明清科举时代,成进士者有人,登贤书者有人,惟价重金马玉堂、破天荒而入词林[347]者,则自谭公钧培[348]始。自是,公之子启瑞、侄文鸿,亦相继入词林。人文蔚起,称盛一时。

公念宰相须用读书人,务必先使人人有书可读。当于清光绪初年,由江苏藩司[349]任内,捐购经、史、子、集若干部,值四千余金,藏之文明书院,用备诸生研究,成就人才。

不堪国变,后书院迭驻重兵,其书籍或为有识之将领携去,或为无知之士卒焚毁,久矣荡然无存。其被携去者,譬之穷士流落人间,尚遇知音;其不幸而遭焚毁者,真无异秦之火其书也。公之家藏图籍亦富,复因匪劫[而]损失,士多惜之。

民国廿四年,教育当局于镇远设省立师范学校,□黔东二十县入镇远学区,以及门冯生吉扬为校长。其校舍就镇远十县联立中学改修。惟苦无图书参考,冯生乃商诸公之文孙家炜,将劫余图书全借入校。为之清理,其残阙者不计,而完整之经、史、子、集尚有八百另八部,都为七千二百七十五册,价值二万三千七百六十四元。

廿六年春,运亨与公之长孙家栋,由汉皋[350]结伴归里,见校中插架盈橱,类皆古版书籍,询悉借自谭氏。因谓家栋昆仲曰:“昔乃祖捐赠四千余金之书籍庋藏[351]书院,以供合郡人士之稽古今。此书犹是乃祖所遗。且昔年郡之范围计,仅府、厅、州、县七属兹者,学区范围乃多至二十县。与其出于借,不如慨然捐用,广乃祖嘉惠士林之志,即由校中成立一图书馆,以纪念乃祖之为愈乎?”家栋昆仲皆曰“善。”冯生亦欣然同意,请为之序。

运亨虽不文,义何敢辞?伏念公为镇郡杰出之伟人,由词垣而领封圻[352],官至云南巡抚兼署云贵总督时,以昌明文教、培养后进为职志,曾于故里平冒原(园)创设义塾,以教一乡之子弟。他如书院《膏火录遗卷》:“费宾兴诸义举,皆不惜重金以惠合郡。”今镇远学区尤赖公之遗泽为多。而家栋昆仲又能仰承先德,举其所存图籍公诸人士,不惟学校直接受公之赐,即谓镇远学区二十县间接同受其赐也亦无不可。窃思:公讳钧培而生前身后均有功教育,拟取“钧培”二字名其图书馆,俾公之名长与天地同流,河山并寿也。

运亨自东瀛留学归国,就书院改设学堂,虑其所藏书籍年湮代远,或将有所散失也,曾缮书目二份,分存府、县两署。今则书目、书籍均归于无何有之乡矣,可胜惜哉!虽然其家藏图籍迭经变乱,尚能保其残余成兹图书馆,琼编玉检罗列如山,鸿宝秘书琳琅满目,是又不幸中之一幸也。学者至此左壁观图、右壁观史,如游琅嬛福地[353],增广见闻,益人神智不少。公之遗惠岂浅鲜哉!

冯生以馆名呈请核定,暨请奖家栋昆仲。旋即解职。继长斯校者为童君世芬、胡君相才,先后力加规随,馆乃完成。并由教育部颂给谭氏“捐资兴学一等奖状”,籍资激励。

爰纪其颠末[354],勒诸贞珉[355],用(永)垂不朽云。

简任职前任安顺县县长、贵州省政府整理各县行政区域

实施委员会主任委员、姻再侄:乔运亨谨撰

贵州省立镇远师范学校艺术教员武进后学:蒋阿仙敬书

中华民国三十一年[356]十二月二十八日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