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得烫手的房地产

时间:2020-03-18  栏目:百科知识  

“炒”得烫手的房地产_世纪末中国“探戈”:问题与对策

80年代多倒爷,倒钢材、倒汽车、倒批文……

90年代多“炒”爷,炒股票、炒外汇、炒房地产……

而倒爷比起炒爷来,有的说连当孙子都不配。

翻开许多国家的发展史,我们不难发现,股票和房地产往往是引发泡沫经济的导火索。在对市场经济的片面理解下,我们也走入了这个误区。

1979年,深圳一村民出售的住宅,每平方米售价不到50元。

现在这里是深圳最繁华的黄金地段,每平方米的地价早已超过了万元,外销的楼价则已超过了2万元港币。

仅3年之前,珠海为了吸引投资,推出优惠政策,规定以土地入股作开发,每100平方米地价8000元人民币,可迁特区户口2名—3名(包括农转非)。现在再也没有这样便宜的事了,此间的每平方米土地售价涨到2.5万人民币。

深圳河畔,锦星别墅已卖到500万元。

在海南岛,有家公司以每平方米2800元的价格从另一家公司手中买走十几栋别墅,不到一个星期,就以每平方米3400元的价格卖出,几天之内便赚了几百万元。在金融贸易区有几栋别墅先是以每平方米3500元左右的价格售出,“炒”过三手之后,价格竟跃到每平方米8000元以上。

我国正处在工业化过程中,根据国际经验,工业化必然要求并带动房地产业的高速发展。房地产业对经济发展具有高度的敏感和超前性。(www.benninghoven.com.cn)

房地产热浪滚滚,房地产业迅速崛起。1993年,全国一下子就涌现出房地产开发公司3700家,经营公司4700家,房地产交易所1500家,职工300万人,固定资产达90亿元。

但是,从总体上看,我国的房地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只有2.7%,而国外一般在7%—10%左右,高的达30%。

虽然如此,中国的房地产业由于缺乏规范化与法制化,已明显偏离正常。这是一种虚热,一种狂热。

房地产的超额利润,又一次刺激中国人的发财欲。与股票比,它的风险小,而获取的利润却更大,以至迅速成为1992年、1993年的投资热点。一时间,房地产开发、炒卖形成席卷全国的热浪。个体、集体、全民一起上,企业、事业、政府一齐干,连银行、工商税务、公安、法院也赤膊上阵。有资金的拿资金,无资金的到银行贷款,贷不到款的职工集资,各显神通。炒了南方炒北方,炒了沿海炒内地,炒了省城炒县城。房地产成为了一种时髦,成为了天方夜谭中的万应灵丹。许多单位蠢蠢欲动,许多人躁动不安。中国人又多了一条发财之路。一支兴奋剂,强烈地刺激着中国人的神经。我们无法统计,全国有多少单位、有多少个人卷入了这场房地产热潮,仅笔者家乡一个小县城,就有20多个单位参与了沿海的房地产炒卖。

稳当点的搞房地产开发,批了地来建房,而许多人却对此不屑一顾,尤其是许多资金雄厚的单位,专门炒卖房地产,一块地,一栋房,你炒来,我炒去,价格便在这炒来炒去中翻筋斗,几天之内,甚至几小时便可捞到百万、千万元钱。深圳有块地,以每亩8万元被一家公司购买,半个月后竟已六易其主,“山还是那座山,地还是那块地”,未打一个桩,未砌一块砖头,价格却已达到16万了。房地产就这样在许多人手中“炒来炒去”,层层加码,很少进行实质性的投资建设。

在房地产热中,国家企业、事业单位,包括党、政机关充当了主力,尤其是银行的介入,推波助澜,这实际上是拿国家的钱,炒国家的地,赚个人的钱。据调查,国内房地产商的资金来源70%是靠贷款和集资。内地许多银行,把本来就很有限的资金转移到沿海炒房地产,工厂无钱运转,农副产品无钱收购。

随着国家的宏观调控,内地许多单位纷纷从沿海撤回人马。人马一个未丢,资金却一去不返。大家一算账,又缴了一笔学费!

房地产热终于降温了。暴涨的房地价开始回落,海南期房价格下降30%,山东、河南、山西一般住宅价格每平方米下降100元左右,别墅、高档公寓下降300元—400元。盲目开发、炒卖房地产的单位和企业在咀嚼亏损的苦果,银行和土地管理部门被“赶”出了房地产市场。

经历过大跃进的中国人,面对全国各地建而未成、满目疮痍的建筑工地,面对等待买主的50多万套别墅和5000万平方米高价房,我们不能不感到心酸:泡泡糖到底能吹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