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木之间(上集)_印象宁夏

时间:2020-03-17  栏目:百科知识  

刀木之间(上集)_印象宁夏

刀木之间(上集)

img474

img475

img476

自1931年起,鲁迅倡导的新兴木刻开始了我国创作现代版画的试验,到现在已经度过了70年的岁月。而70年后的今天,版画仍然被很多人认为是边缘化的艺术,是孤独化的创作。但依然有这样一批人,在版画的创作之路上孜孜以求。

这几张黑白照片和很多老照片一样,平淡无奇,可照片上的人和跟这些照片上的人有关系而未留下影像记忆的人们,注定会被后人一次次地提起,因为他们开辟了一段历史,让刀木之间的艺术在宁夏这块土地上得以生根发芽。

拥挤的人群和来往的车辆已经淹没了很多记忆。45年前的1961年,就是在这个地方,二十几个年轻人怀着梦想,怀着对艺术的追求,在一个老师手把手的传授下,在刀的寒光和木的香味中,雕刻出了版画在宁夏的道路。我们今天就从这里说起,回到45年前,找回一些宁夏版画诞生时的印记。

照片上的这个人叫丁钧,这张照片,被主人保存了45年。那时候,他才30刚出头。对宁夏现代美术事业来说,丁钧是个拓荒者。回想起和许多热爱艺术的年轻人拿刀向木的情景时,丁老虽年逾古稀,记忆却依旧清晰。

丁钧(宁夏文史研究馆馆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力群在那儿办学习班,我也去了,1961年的冬天,大概是10月11月份,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是冬天,在群艺馆,就是现在的文化馆办了个学习班。当时办这个学习班基本上是在宁夏搞美术的,比如说爱好者基本上都参加了那个训练班,当时大概有20多个人。”

照片正中的那个人就是力群先生,他是鲁迅培养起来的老一辈版画家,被誉为中国现代五大木刻元老之一。力群先生在宁夏办学习班之前,宁夏还没有一个会现代木刻的人。

img477

丁钧(宁夏文史研究馆馆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我参加这个木刻训练班以前,也试图搞过,当时印刷印不来,又不知道用胶版油墨来印,就用油画颜料印,结果都走油了。现在走油的那个,我都没有保存一张。”

韩惠民(宁夏版画艺术委员会顾问 国家一级美术师):“当时开班的时候,大概有三四十个人,后来陆陆续续大概就剩下了20个人左右。1960年之前,宁夏没有木刻,没有人搞过版画,是一片空白。从力群先生来了以后,当时他是国内很有名的版画家了,对宁夏的状况非常了解,就非常热心地办了这个班。”

img478

就是在这偶然的机遇中,1931年由鲁迅倡导的新兴木刻,在中国发展了30年后,传播到了偏居一隅的宁夏,宁夏版画自此开始走上了一条艰苦却很坚实的创作道路。

力群学习班虽然只有两个月,可现代版画的种子却播撒在了宁夏。学习班创作出了不少木刻作品,力群后来回忆说是取得了意外的成绩。1963年,为了纪念力群先生的学习班,宁夏文联出版了《宁夏木刻选》,宁夏第一本版画作品选由此面世。这本珍贵的木刻选收集了力群和力群学习班20多名学员的近50幅作品。现在看来,这本木刻选对于宁夏版画的意义已经超过了它本身。木刻选里的作品已经成了一种记忆,一种见证,一种雕刻出来的历史印记,因为它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现代版画在宁夏的诞生。

这幅版画名为《抢救》,是一位叫王天雍的学员的作品。这中间有一个小故事,当时力群见王天雍刻的是医生看病的情景时,就问他熟悉医生的生活吗?王天雍被问得不知所措,这时旁边的一个学员抢着告诉力群,王天雍是位儿科大夫。更耐人寻味的是,这幅黑白木刻成了力群非常喜欢的作品,后来发表于1962年的《美术》杂志上,这也是宁夏版画在权威杂志《美术》上发表的第一幅作品。

韩惠民(宁夏版画艺术委员会顾问 国家一级美术师):“他教学的方法,当然还是现实主义的,从延安鲁艺和鲁迅先生流传下来的那种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反映生活,反映了我们最喜欢的题材。”

和《抢救》一样,宁夏第一代版画家的作品大多为黑白木刻,线条清晰,色彩鲜明,内容也朴实简单,版画家通常是雕刻自己熟悉的生活,反映现实。那个年代的美术作品,即使是普通的老百姓也能看懂其中之意。

img479

img480

img481

如果没有力群先生下放宁夏,宁夏现代版画诞生的历史或许会推后很长时间,一个偶然,一个历史机缘,让力群成了撒播种子的人。已故版画大师李桦先生在《宁夏木刻选》的序言中称,力群学习班是一次大丰收,并这样评价力群:“力群同志把版画的种子播在宁夏,经过辛勤耕耘,使种子迅速地成长、开花。”

丁钧(宁夏文史研究馆馆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宁夏美术事业的发展,力群先生确实做了大量的工作。一、二、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宁夏没有作品参加。从第四届开始,力群办了学习班后,这就有了作品向中央送。力群对宁夏美术事业的发展,是功不可没的。”

韩惠民(宁夏版画艺术委员会顾问 国家一级美术师):“当时我们的创作班,今天想起来,在那个时代给宁夏的确做了一件大好事。今天我们宁夏的版画,也是最突出的一个绘画项目,与力群先生这个版画训练班奠定的基础是有很大关系的。”

丁钧(宁夏文史研究馆馆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力群老师到了宁夏以后,他也很激动,因为他直接参加第一线工作,所以他创作的东西也很多,比如《春夜》、《回汉姐妹》、《浪滔季节》这些作品。”

力群在宁夏创作的12件作品,件件都可谓佳作。寒夜中,窗户透射着灯光,梨树下停满着自行车,办公室旁边摆放着耧播,里面的人在做什么呢?这是力群在宁夏创作的木刻套色版画《春夜》,是力群所在的农村公社办公室的外景写照。后来力群开玩笑地说,他历时一年之久的痛苦的公社开会生活并没有白开。(www.benninghoven.com.cn)

1962年,力群回到了北京,由于他描述当时宁夏是人瘦、地瘦、牲口瘦,尽管说得一点不假,可这“三瘦”之说,却成了辫子,被打了棍子,他被认定为“右倾”。在宁夏的一年里,力群没有感觉到“冬天的寒冷,好像秋天接着就是春天”,可是,后来他却因为宁夏而感受到了从来未有过的寒冷。

img482

img483

img484

这种寒冷很快席卷了全国上下。版画家手中的刀是冰冷的,在这寒冷的年月里,很多刻刀都无奈却很自然地离开了版画家的手。宁夏版画也在飘摇中,呼吸微弱,却一息尚存,总有那么几个人坚持着拿刀向木,在刀木之间寄托着无尽的渴望。

1981年,宁夏工会在中山公园内举办了一个职工业余版画学习班,由力群学习班的学生,著名版画家韩惠民担任主讲教师,这个学习班在某种程度上唤醒了宁夏版画。

韩惠民(宁夏版画艺术委员会顾问 国家一级美术师):“已经过去20多年了,这个地方楼也不在了,但是这个地方的环境还在,时世的变化,很多事情都不是过去那个样子了,但是我看到了铜牛,看到了湖边这个位置,我依旧记得我们当时办版画班的情景。那些学员,白天黑夜在这里进行创作,像何立宏他们,晚上都不回去,在那儿搞了很多作品。他们那种顽强的学习精神和自己的努力,才有了今天他们版画的成就。”

img485

何立宏(宁夏版画家):“韩惠民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在宁夏举办了一期版画学习班,为90年代宁夏版画的崛起培养了一批人,包括像我们这一代人,进入中年的版画家。”

郭震乾(宁夏版画家):“韩惠民老师,是从事版画创作的,给我们组织了版画创作班,这个班对我来说,那就是一个启蒙的地方,我在这里学的版画,我的第一幅作品就是在这个班上完成的。”

黄智(宁夏版画家):“这个班呢,像我这个年龄的,有一批人都是这个班的,虽然教的都是一些基础的东西,但是最后通过这个班,我们喜欢上了这个绘画方式,了不起。”

20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一切都开始欣欣向荣。在这前后,宁夏老一辈版画家,或重新或更加坚定地握起了手中的刻刀,传承着对艺术的敬畏和热爱,宁夏版画开始苏醒,厚积薄发。1983年,宁夏打破了过去只有一两幅或是没有版画入选全国版画展的尴尬局面,破天荒地有10幅作品入选第八届全国版画展。1984年,宁夏又有8幅作品入选第六届全国美术展,从而掀起了宁夏版画的第一个创作高潮。

img486

黄智(宁夏版画家):“我们这么多年,有这么多人都坚持了下来,而且很多人是没有市场的,一点市场都没有,但是,还在执著地搞这些东西。”

苏岩声(宁夏版画家):“宁夏版画能够发展到今天,是因为有一批勤恳的人在坚持做这个事情。”

img487

或许正是有了这份坚持和对艺术的执著,经过两代版画人的共同努力,到了20世纪90年代,宁夏在版画创作领域展露出了自己的强势特征,频频获得国家大奖,让全国美术界刮目相看。至此,宁夏版画在创作语言,刻印技法上日臻成熟。宁夏版画在国内占主导地位的绝版套色版画领域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技术体系。

img488

1992年,第十一届全国版画展在银川举办,宁夏有26幅作品入选,其中罗贵荣等创作的《白盖头》获金奖。至此,以罗贵荣为首的宁夏版画七杰破土而出,饮誉画坛。

版画创作过程是艰苦而又孤独的。由于它的沉默,它的不易亲近而被大众所忽视,以致很多人对版画都是陌生的。那么是什么支撑着这些版画家,在宁夏这块土地上,在缺少鲜花和掌声中,持之以恒地拿刀向木,又从寂静走向芬芳的呢?

img489

版画艺术的发展之路充满了艰辛,宁夏的版画艺术家们,在版画艺术创新发展的道路上深深刻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一笔,支撑他们的精神力量到底是什么呢?

编导:李 强

撰稿:李 强

摄像:宋小庆